但願這一天

直到執筆之際,「反送中」示威仍未停止,衝突仍未平息,實在始料不及。

只要代入「下一代的人」想,就會明白我必須站在他們的一方的。就算代價很大,也要堅守立場,絕不妥協。

真正令我覺得事情完全無轉彎餘地,就是元朗721事件。報了警卻不見人,有齊證據卻遲遲不作出調查和拘捕,教人怎相信警察呢?

我從不透過討論改變別人的想法,因為論點有多好,也不能吵醒沉睡或裝睡的人,我寧願留待和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討論。後來發現只要他們受到盟友的傷害,他們會才被吵醒。

能力有限,我未能經常和大家一起發夢,現階段只能透過一些生活行動,作出無聲抗議。

相比年輕人的付出,我只是皮毛,很慚愧。

「五大訴求,缺一不可」但願這一天來臨。

香江危城

這是很難過的一天。

心裡惋惜,又充滿悲憤。

能力和時間所限,今日不能抽空散步,我惟有用其它方法幫助對方。縱使以卵擊石,但藉著行動相信它的未來。

錢可以再搵,縱使不合,仍有留人處。

玩樂可以遲D享受,它不是必須的,這項不能,仍有很多方法得到快樂。

自由必須及早爭取的,特別在這個時候。

這是我留給下一代的一本書。當你長大後,在那刻社會氣氛下,或許覺得我們戇居,不過至少知道我們曾經對香港充滿熱愛。

我想將來可能有《七月危城》,《八月危城》,但衷心絕不希望出現《九月危城》。

眾新聞記者大時代紀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