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復香港

這一晚是我半年來看新聞直播,看得最開心的一天。

就算零晨四時才勉強入睡,翌日起床,還會精神飽滿,和任何人講起也會笑出來。

看著平時態度不可一世的議員,得悉被擊敗之後,表面大方地接受訪問,其實我隔著電視也嗅到一陣酸味。

大捷得來不易,得勝著必須努力深耕地區,改善我們的生活。

至於我區,結果也令人意外。

我區的候選人很玄妙,一位曾經是泛民後來成為獨立的議員,對手包括一位本土派,以及一位建制派候選人所以投票方式像狼人殺,表面上支持他,實際上是查證另一位的身份。報紙刊載立法會獨立議員對議題表態,就會清楚知道是何方陣營。不過缺乏新聞的區議會,就要觀察其它地方。

過往三屆我也有投票予那位候選人,見證他先被建制派議員擊敗,然後趁該位議員涉嫌賄選險勝,繼而再成功連任一屆。深知建制陣營資源充足,不過放下光環,議員只是工作,只要有心,相信處於任何陣營,甚至素人,也能把社區問題有效處理。隨著時局我們改變立場,議員也不例外。

。從報章指出他變節,原因是他缺席成立警民衝突調查會議。不過這些資料不足夠,所以要觀察各陣營的拉票態度。我在選舉當日發現,建制一方一群完全HEA拉票,本士派和他卻出力拉票,我終於明白一切了。

當初他憑對手的一念之差成功取勝,成為全區的唯一一根綠草;今天他成為藍花,發現四周已變成草地,未能容身。

他再堅持一會,今天應該得到甘霖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