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on

寄望滿月快到了

經過醫生確認後,我們終於回家了。明知揍初生B是一個大挑戰,可是難度比我想像中大得多。

豚豚整天都是食疴瞓,包括夜半時分,由於我們也要準備和善後,所以大家也睡眠不足。我早以預計大家也是雞手鴨腳,老婆也會情緒波動,結果首先崩潰的人竟是我。因為我提倡餵人奶,可是老婆餵人奶的效果不太好,累到豚豚體重下降不少。縱使有家人幫助,不過不斷重覆工作感到無助,加上豚豚的哭聲令我們不安,因而怪責自己得把口唔識做。

餵人奶理論上就好簡單,實際操作好鬼難,奶量按細路遞增,食量則睇細路喜好。初時媽媽唔熟悉餵法手忙腳亂,豚豚不是透明的,所以我地無法知道佢食幾多,而且索食頻繁,簡直身心俱疲。加上好多外界資訊引誘,好幾次差點讓我們放棄。

我不能餵人奶,惟有在其它方面幫手,只要我在家,一日三餐家居清潔幾乎由我處理,至於換片換衫沖涼餵樽陪睡少不免。想想看,除非再生一個,否則這些日子好快失去,而且豚豚長大後不再讓我抱抱,那就趁機會好好「享受」……懷著這一點做家務,的確好過DD。

出生時豚豚著0碼尿片,現在可以著NB尺碼。佢以前只懂得瞓和哭,現在懂得和我地eye contact,食飽左滿足地笑。育兒手法漸見熟手時,卻為了復工被迫暫別豚豚。

年初一滿月,我們就可以一起和親友見面。怎料武漢肺炎疫情,本來計劃好的事情完全打亂了。

豚豚,你何時可以和親身和親友們Say Hello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