良知未泯

收到朋友轉發中學母校的聯署聲明的表格,我二話不說填了。

我當然清楚知道目的、立場,以及後果。而且很堅定告訴自己,無論如何也要出來。

我絲毫沒有感到害怕和孤獨,毋須呼籲別人,因為我深知一定有人前來。

幾麻煩也好,一定要到維園,因為警方從不計算中途加入者的。為了避開人流和塞車,我在中環沿電車路默默步行到維園,然後依隨大會路線走。

以為得自己這樣做,沿途發現很多人也這樣做。

多謝學弟學妹喚醒我的良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