針草大步走

城門郊野公園牌坊

數碼相機大賣,讓我們重新愛上郊野公園了,不是嗎?某個周末中午,我到大棠拍紅葉。以往甚少人遊覽大棠,自從幾年前有報章雜誌把大棠紅葉包裝成日本名勝的樣子後,吸引萬千拍友爭相拍攝,當天沿途熱鬧非常,人潮不比尖沙咀街頭遜色。

朋友們發現原來香港郊區有這麼多的美景,最近幾乎每星期進行登山遊,他們明知路上崎嶇不平,上落幅度大,也要拖著孱弱身軀,拚盡老命到各處極地「打咭」。由於他們最近遊訪大棠和西貢,為求交通方便,選擇荃灣區的城門郊野公園最適合不過了。

我到訪城門超過五次,不過對上一次竟是十數年前,數最深刻印象是小學三年級學生,所有同學一起沿菠蘿壩自然教育徑走,此時下大雨起來,我們沒退避,反而穿起雨衣繼續大步走,不怕發生意外。若是現在,怪獸家長們一定狂打電話到學校投訴云云。

現在我們長大了,當然不會再走小學雞路線,故此選擇較難走的麥理浩徑第七段,由城門水塘登上針山和草山前往鉛礦坳。前往起點很簡單的,只要在荃灣兆和街乘搭82號專線小巴,在總站下車後,沿城門牌坊的右方小路走,繞過水塘和燒烤場,經過水壩便會看到「麥理浩徑第七段」的牌坊。我們慢慢拾級而上,漸漸整個荃灣和沙田的景色映入眼簾,大概半小時多便抵達針山山頂。經過一輪的打咭行動後,沿天梯徒步下山了,這是最難走的路段路,因為地勢險峻,配上清勁的東風,可謂一步一驚心,可是環境狹窄,總不能嚷朋友扶著我,惟有硬著頭皮走,深深體驗「上山容易下山難」的道理。

草山比針山高一百米,不過前往頂點的路都是混凝土的車路,可謂十分輕鬆。大家的目標已達到,開開心心在山頂拍過大合照,就可以沿梯下山。經過針山一役後,這一段顯得毫無難度,大夥兒很快抵達終點鉛礦坳了。鉛礦坳四通八達,偏偏沒有公共交通直達,只可以沿水塘路往荃灣,或是挑戰麥徑第八段往大帽山,甚至前往大埔滘亦得,不過我們決定取衛奕信徑第七段往大埔去。起點位於公廁左側,官方說明此路只有一星難度,不過走至中段的路像玩梅花樁,在石頭之間踏來踏往,下雨的話,路上變得濕滑,切勿輕視。

我們大約五時許抵達終點,可在此等候小巴23S前往大埔墟火車站,由於它的班次較疏,我建議選擇繼續走五分鐘到附近的碗窰村,乘坐較頻密的23K小巴離開。

您可能也會喜歡…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Time limit is exhausted. Please reload the CAPTCHA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