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紙證書

那天我回到學校拿取畢業證書,沒有一絲興奮,只有無盡的愧疚。以前老豆老媽不斷叮囑我必須努力讀書,而我過往也不斷作出承諾,可是我真的有付出全力呢?

縱使我們對現今的教育制度頗多不滿,但是我們由小學至大學學位的路上,選擇本地全日制是最舒服的,因為這條路付出最少學費,又不用擔心課程的認受性。雖然讀高級文憑或副學士也可得到大學全日制學位,可是提供的學位十分稀少,除非大家的學術表現非常出色。事實上大家被逼轉讀高級文憑或副學士,有多少人成績忽然颷升呢?

若我是父親,我怎樣令兒女相信讀書的金科玉律呢?用我自身的經驗,也不足以令對方相信。

為了工作的將來發展,我決定修個學位課程來,在不同修讀方式學位課程當中,我最終選擇了遙距式,我曾爭取兼讀制的位子不成功,對海外認可課程認受性感到懷疑。遙距式修讀年期頗長,每一科修讀時間都是一年,幸好我可以憑高級文憑申請學分豁免,大大縮短修業年期。在學期間,我除了品嘗不少何文田和紅磡的美食之外,我還遇到用心教導的好老師,讓我在學業和工作上有很大的幫助,多謝你們。

現在我先放下學業,放膽做一件很重要事情,日後找個機會再次重返校園,屆時希望修讀一些純為興趣的學位課程,這張證書才有真意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