跑得快好世界

十公里有多少長?在標準運動場上沿著第一線跑廿五個圈。實話這不算很長,不過對我來說是遙不可及,因為我最多只能跑五公里左右。旁人覺得我距離目標不遠矣,只要咬緊牙關便能成功,可是每次突破五公里的界線後,第二天雙腳酸軟,走樓梯的時候膝關節忽然痛起來。身體很奇妙的,停跑一段時間又回復原狀。我可以再試,不過還是免了。直到某天,參加康文署舉辦長跑訓練班後,才知道長跑不是純粹跑而已。

訓練班共十課,第一課天氣時晴時陰,早上我仍睡眼惺忪,令我有點迷糊,不過一輪的熱身,很快幫我趕走這些不愉快的感覺,接著進行跑姿訓練。教練認為我們應採用最自然和最舒服的跑姿,故此前腳掌或腳跟落地也可。

其實跑步是自虐行為,不是嗎?有人試過跑沒多久,在橫隔膜附近感到痛楚,於是不敢跑步。教練指出這是由於吸氣的時候,肺部脹大碰到橫隔膜,身體覺得不舒服,因此發出痛楚的訊息。只要堅持慢跑一會,橫隔膜自動習慣被肺部碰到,痛楚便會消失,故不用驚慌。

縱使我有跑步的習慣,可是即時運用新方法跑步變得十分困難。跑了兩輪,雙腳酸軟,行樓梯完全乏力,所以下課後立即吃頓豐富午餐補充體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