荔園的價值

翻看兒時相簿,才知道以前我曾到荔園玩耍的,不過我總覺得大部分設施殘殘舊舊,所有遊戲逐項付費,提不起玩樂的興趣。

在荔園玩小船

不過家人每次提起荔園,總是講起一蚊擲階磚遊戲,講到中香口膠眉飛色舞。想起以前和老媽逐個大餅起勢擲向階磚,不覺昂貴。現在擲一次階磚索價十元,感覺就像身上被割去一塊肉似的,而且我在便利店用同樣價錢已買到一排香口膠了。

上月荔園短暫重現中環,讓香港人在暑假回味當時的歡樂。可能平日關係,而且即將結束,入場人數寥寥可數,不過很多人排隊餵大象吃蕉,連我也來湊熱鬧。可是我也未開始玩,大象竟然向我噴水問個好-__________-。

diary_150817-1

就算不想玩也不要緊,只要你在那裡圍觀,看著人們幾經辛苦成功餵大象,也會很興奮。

這種簡單的快樂,不知為何最近很少遇到。

您可能也會喜歡…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Time limit is exhausted. Please reload the CAPTCHA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