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再做K歌之王

相隔十多年重踏K 房,又緊張又興奮。

以前上學,每逢遇到天地堂,總會到K場消磨時間,因為只需用一餐飯的價錢,就可以食午飯兼唱K三小時,簡直抵到震。那時很多易唱的歌,例如Twins、Shine、小方、Stephy 等,稍難有基仔、Eason和克勤,BAND歌最難,因為高音很難唱。有很多人批評當時樂壇充斥K歌,令創作人只能流水式倒模大量歌曲,不過K歌容易入屋卻是鐵一般事實啊。

哥哥梅姐的離去,失去巨大的凝聚力;我們聽慣的歌手,尋求另一個事業高峰而疏遠樂壇;接棒的新世代歌手,其作品沒有觸動全港聽眾的能力。直到今天,我們只會繼續聽《好心好報》,至於《原來只因心愛著》,你知嗎?

經過那些年,K 房設備依舊齊全,新穎的只有觸控屏幕或手機程式點歌,不再縮在一角按餐飽。雖然歌曲齊全,但是收費直線上升,對上一次在晚上唱是169元一位,現在要接近三百元。相比以前,K房經常爆滿,唱三小時總被請走,現在我們唱到半夜還未Cut歌,生意真的少得多。

再坐一會好嗎?《勁歌金曲》都未唱,就要趕尾班車回家。我慨歎以前唱《餘震》可以很順滑地唱副歌高音部分,,現在竟感到吃力。很想回到從前,大概知道實在太愚笨,惟有再練下歌,反正下月生日唱K免人頭。

您可能也會喜歡…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Time limit is exhausted. Please reload the CAPTCHA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