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見阿信屋大叔

不經不覺,我手上的阿信屋優惠咭已持有六年多了。林老闆教曉我,買東西不一定光顧超級市場的,除了阿信屋,還可以到雜貨舖平價買罐裝淡奶。

起初的阿信屋真的很吸引,每星期也會獻金買零食慰勞同事。現在大部分時間我都是入去行一圈,然後空手離開,有六六折還是七五折又如何,貨架上的零食不吸引了。接著阿信屋開始引入日本版一丁麵、越南白米、新竹米粉和大字醬油等,才重新引起我的興趣,畢竟我們成家了。至於凍肉,質素不好,可以忽略。我一直夢眛以求的日本雪糕,等了多年,相信不會引入了。

除了食品之外,阿信屋的股票也是引起不少人談及,多年來它的價位高低從來都是靠消息炒起,當有利好消息就會立即升到飛起,然後在極短時間「回復原狀」。這類股票不適合自己,故此我會定期到店舖買公仔麵。

阿信屋讓我們用平民價錢發掘不少美食,不用去麥當勞食熱香餅,也不用去一田超級市場貴價買芝蔴醬,連易潔煎pan用過幾隻。不知道新管理團接手,繼續擔任惠康百佳的狙擊手,還是變成另一股零售霸權呢?

您可能也會喜歡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