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五Last day forever

中五Last day當天,我最掛念的,就是沒法碰見心儀女同學了。

為了成績,兒女私情統統放在一旁,就算她已有男友。

Last day過了,我仍然每天回校溫書,以為朋友和我一起搏殺,誰知他早有打算,考完會考即到外國升學。

外國升學?對我來說是沒可能,當時還是天文數字啊。

直到今天仍是天文數字,我們越來越富有,機會越來越多。今天在機場哭別,明天就在電話相見。

每年總有人對教育制度有微言,嫌大學學位不足,其它渠道則費用高昂……怎麼和樓市一模一樣呢?

富者,獲得更多選擇,此乃萬不變的定律,窮鬼只能留港搏盡。

同學們平時為了學位爾虞我乍,一到危急存亡也會用零食鼓勵對方,就算我忘記帶中文精讀,他們把名師筆記暫時借給我,所以就算坐在身旁的是不認識的女孩子,她計不到數學題,我倒會幫一幫忙。這些感覺,就像喉嚨痛時喝鹹柑桔水,教人難忘。

拿著會考成績單,驚覺自己竟取下所有Grade……除了A之外,成績是出奇地好。可是偏偏差一分,令我四天在徬徨和擔憂交戰之中,更在沒有適合的導航下,作出一個超錯的選擇。

超錯的選擇帶來不少痛苦,可是沒有埋沒自己的理想,咬緊牙關活到今天。

我沒有所謂的成功秘訣,總之無論在哈佛還是中學畢業,必須懷著謙卑的心上班去。

共勉之。

跑 on 9 importance

新的一年想令自己健康一點,不妨多做運動。最簡單不用花費太多金錢,就是跑步,只要換好件輕便服裝跑一下。

跑步是「攞苦嚟辛」,每年渣馬比賽總會看到選手們面容扭曲,狀甚痛苦的樣子跑上東廊西隧汀九橋,這些路明明可以乘車經過。

雖然我犯賤多年(一個月後挑戰半馬),但是我覺得輕鬆跑有益身心。

在附近開始

只要在家裡附近找條行人路,就可以跑。留意晚間盡量跑一些光線充足,多人跑步的路,以策安全。

至少15分鐘

咁辛苦換件衫跑,唔係跑5分鐘咁少嗎?至少活動15分鐘吧。15分鐘不是專家的意思,而是老媽的一位霸氣串嘴老中醫師提出的。話說朋友覺得身體不好,於是我陪他見這位中醫師,他隨便把個脈就勸他每天進行15……未說完我已經知道是緩步跑,便打發他離開了。

講到嘢,唱到歌

什麼速度合適呢?毋須靠智能手錶或手機apps,試試一邊跑一邊順暢地唱歌,或是和同伴談天,只要不太喘氣,就是合適速度了。

合適的鞋

其實著任何鞋也能跑,為了愛鍚自己,不妨找對舒適的運動鞋。

有人覺得要輕巧,也有人覺得有承托。我較實際,只要能跑,也能配襯行街shopping,也能間中郊遊家樂徑便可。大前提是好睇。

洋葱式衣著

夏天跑步的衣著,不用多想,快乾料T恤或背心和短褲,寒冬跑就要好好想想。著得太少容易著涼,著得太厚好辛苦。其實上半身的配搭最重要,在最凍的情況是下,我會穿貼身長袖衫配T 恤,然後加添一件風褸便可。

下半身可以穿著短褲,不過我怕冷,短褲裡加添貼身legging。其實最舒服都是著薄身長褲或七分褲。

暖身運動

運動過後,抖順條氣慢慢做拉筋,緊張肌肉得以舒緩,同時增加柔軟度。

為何不說明熱身運動呢?跑步本身就是熱身運動嘛。

HIIT

沒得跑的日子,不妨在家裡做HIIT,即是以前小學體育堂一定做的體能運動。或會發現以前細個玩開合跳跳得很快,長大後做十下便喘氣了。

毋須顧慮速度

無論你跑得多快,總有人比你跑得更快。今天跑得好不好,只有自己知道,總之量力而為。

必須相信自己,假以時日做得更好。

保持動力

想像你在運動場上跑完步休息,有位身材姣好,紥著馬尾,穿小背心短褲跑步的年輕女孩,問你借紙巾抹汗……充滿動力嗎?

至於女士,當她需要解決健康問題才會跑,你只需陪著她跑就可以。

那個寒風凛烈,愁雲慘霧的晚上,我站在起點,等待敎練發號施令。別人穿著背心短褲神態自若,我穿著長衫長褲卻抖震不已。

我以前不愛跑,陸運會總是瑟縮坐在看台上,無無聊聊看著台下,一組又一組的同學跑啊跑。

某一年我受同學慫恿,參加400米賽跑,結果包尾。當時沒太大不快,反正是初賽,對手是比我高一級的同學。可是下午離開場上,某位同學問我:「你幹麼不跑?害到我跑包尾。」說的是另一場200米比賽,我沒跑是因為正在參加跳遠項目。

從此之後,每逢陸運會,我也要跑,不過是做跑腿。只要讓身邊同學知道我在運動場上忙著執標槍、鉛球、鐵餅,就不會再問什麼了。

 

我和組員輪流跑800米接力,他們跑得比我好,所以我跑的時候很不好受,盡了力還是累街坊,反正翌日比賽,不如放棄吧。此時感到肚子翻滾起來,大概是不太暢通。勉強跑了三輪,即將爆發起了,連忙通知隊友先行離隊。

無論神隊友還是豬隊友,也要做個負責任的隊員,回到場上繼續跑,以免隊友和教練擔心。

此時我看見那時的我坐在看台上,悶悶不樂的樣子。我懼怕競爭,跑個包尾準被同學們笑到學期完結,只要什麼不做,完場後可以早點回家打機。

皮膚上的毛孔佈滿寒意,手腳漸漸冰冷。我不斷加速,再加速,利用身體裡的熱氣抵擋寒氣,彷似拾回年少時的義無反顧,明知過後必定感冒。總之答應了就跑到底,儘管我跑得很慢。

強勁的熱水洗去我身上的汗水,同時重整我紊亂的思緒。方才發現,我想跑的原因,就似我身上縷縷濃厚的蒸氣,看得見,捉不到,很單純,卻很私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