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on

那一道葱爆銀芽

大家從IG和facebook,看到不少由我煮的美食照片,很像好好吃,其實是Filter騙你而已。

我不算特別喜愛煮食,不過婚後必須靠自己解決三餐,所以動手煮了。隨著時間過去,發現自己煮比出街食更容易,因為抵食的地方越來越少,而且上班地區是美食沙漠,帶飯為我帶來煮的動力。

經過十個月訓練,讓本來「騰騰雞」的我,漸漸成為「定定雞」。煮了不是什麼山珍海味,但總算見得下人。發現越簡單的菜越難煮,特別在老豆老媽面前煮,就像煮食考試,煮得多好也被挑剔。

某一天,老豆吃了一口我煮的葱爆銀芽,道:「芽菜有臭青味啊。」

我連忙說:「可能是這批質素不好吧。」這些芽菜當日早上買的,為免出水,回家後放進雪櫃了,應該沒太大問題吧。

老豆繼續旁敲側擊:「你先爆蒜頭嗎?」我點頭。

「倒了芽菜再放葱嗎?」我再點頭。

他搖頭嘆息說:「先要放葱啊。」

想令芽菜更好吃,大火快炒的時候,添少許魚露、鹽及糖,直到芽菜呈銀白色撈起便可。放糖的原理和西蘭花相似,用甜味蓋過臭青味。

為免再被挑剔,我趁老媽回家前,把那道葱爆銀芽吃個乾淨。

Posted on

還是覺得手沖好

以前在大公司上班,每天早上十時有茶點時間,除了喝咖啡粉烹製的咖啡,還可以用咖啡機炮製即磨咖啡。那部咖啡機設打奶泡功能。我為了喝牛奶咖啡,特地買牛奶和拉花壺玩拉花,可惜總是拉得不好。

現在轉了另一家公司上班,轉為喝手沖滴漏咖啡了,品味變得很高尚嗎?節省開支而已。所需用品包括滴漏杯、咖啡粉(超級市場買咖啡豆即磨而成)及濾紙就可以了。喝得講究,或需要壺嘴特別長的水壺,據說水流影響咖啡粉的吸水能力,用它易於控制水量。說穿了,用任何有壺嘴的水壺按合適速度倒水便可,這部分則用拉花壺代替。我慢慢地在乾身的咖啡注入熱水,看著綿綿的泡泡不斷鑽上來,就覺得很舒服。

一個月喝咖啡的成本,頗接近一杯星字頭Latte Granda版本。這樣喝咖啡,無論份量、溫度、成份皆由我掌控。喝慣了,就不想喝街外的咖啡了。

每次經過精品咖啡店,想過買一些寧舍不同的咖啡豆,因為粉狀較容易流失香味,所以我一直買少量咖啡。其實早有打算買磨豆器,這才不會浪費這些咖啡豆。我較喜歡甘香微酸的咖啡,就算配熱牛奶或是不添加任何東西也很好喝。至於熱情的店員提及的果香、堅果味、甘甜等的感覺,抱歉我只能感到些微。留待我很清閒,才親臨店子品嘗吧。

Posted on

北上飲金鳯茶王

身邊人建議我多些北上遊玩,順便了解國情,反正從由家裡出發到的車程,和到旺角無異,可是真的沒法吸引吧。飲食方面,味道及價錢和香港相差無幾,也不太會買簡體字書籍,更不會去文青咖啡店。其實國情這回事,我在香港知道得更多啊。

我對國內美食不是一面倒的差劣,留有印象的美食有幾道,例如廣州艇仔粥和叉燒腸。幾年前隨同事到廈門公幹,在酒樓那道炸新鮮黃花魚。至於從汕頭遠道來深圳開的卥水鵝片很嫩滑。讓我真的一試難忘,好想再試一次的,就是「金鳳茶王」了。

那間飲品店在國內大城市開設很多分店,每間都是人山人海的,不過惟未至於排一兩小時吧。幾個月前星期六下午,我在深圳分店排隊,約半小時取得「金鳳茶王」。不想等得太久,可以趁早上開鋪光顧,顧客不會早起喝茶的。

「金鳳茶王」其實是芝士奶蓋烏龍茶,你以為鹹芝士很膩嗎?毋須用飲管,豪邁地連同茶一起喝,就會明白這杯飲品的奧妙之處,滑滑溜溜同時帶清新甘香,帶給我無限暇想。想再北上,無非為了這杯飲品,不過還有什麼消遣活動呢?

大家認為這間店鋪在沙田插旗的話,導致附近淪陷嗎?我早已覺得他一定會這樣做,看看銅記或旺角那間虎茶還是果茶的人龍,你便明白了。可是今日芝士奶蓋烏龍茶不是新鮮事物,無誰是飲品還是雪糕也隨處可見,在這細小地方競爭,才是真正的考驗。

姑勿論店鋪的金主是怎麼一回事,能夠在國內勁龐大的飲品市場大賺一筆,還要成功扭轉時下年輕人對飲茶的概念,由老土變得格調,認真厲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