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on

那一道葱爆銀芽

大家從IG和facebook,看到不少由我煮的美食照片,很像好好吃,其實是Filter騙你而已。

我不算特別喜愛煮食,不過婚後必須靠自己解決三餐,所以動手煮了。隨著時間過去,發現自己煮比出街食更容易,因為抵食的地方越來越少,而且上班地區是美食沙漠,帶飯為我帶來煮的動力。

經過十個月訓練,讓本來「騰騰雞」的我,漸漸成為「定定雞」。煮了不是什麼山珍海味,但總算見得下人。發現越簡單的菜越難煮,特別在老豆老媽面前煮,就像煮食考試,煮得多好也被挑剔。

某一天,老豆吃了一口我煮的葱爆銀芽,道:「芽菜有臭青味啊。」

我連忙說:「可能是這批質素不好吧。」這些芽菜當日早上買的,為免出水,回家後放進雪櫃了,應該沒太大問題吧。

老豆繼續旁敲側擊:「你先爆蒜頭嗎?」我點頭。

「倒了芽菜再放葱嗎?」我再點頭。

他搖頭嘆息說:「先要放葱啊。」

想令芽菜更好吃,大火快炒的時候,添少許魚露、鹽及糖,直到芽菜呈銀白色撈起便可。放糖的原理和西蘭花相似,用甜味蓋過臭青味。

為免再被挑剔,我趁老媽回家前,把那道葱爆銀芽吃個乾淨。

Posted on

還是覺得手沖好

以前在大公司上班,每天早上十時有茶點時間,除了喝咖啡粉烹製的咖啡,還可以用咖啡機炮製即磨咖啡。那部咖啡機設打奶泡功能。我為了喝牛奶咖啡,特地買牛奶和拉花壺玩拉花,可惜總是拉得不好。

現在轉了另一家公司上班,轉為喝手沖滴漏咖啡了,品味變得很高尚嗎?節省開支而已。所需用品包括滴漏杯、咖啡粉(超級市場買咖啡豆即磨而成)及濾紙就可以了。喝得講究,或需要壺嘴特別長的水壺,據說水流影響咖啡粉的吸水能力,用它易於控制水量。說穿了,用任何有壺嘴的水壺按合適速度倒水便可,這部分則用拉花壺代替。我慢慢地在乾身的咖啡注入熱水,看著綿綿的泡泡不斷鑽上來,就覺得很舒服。

一個月喝咖啡的成本,頗接近一杯星字頭Latte Granda版本。這樣喝咖啡,無論份量、溫度、成份皆由我掌控。喝慣了,就不想喝街外的咖啡了。

每次經過精品咖啡店,想過買一些寧舍不同的咖啡豆,因為粉狀較容易流失香味,所以我一直買少量咖啡。其實早有打算買磨豆器,這才不會浪費這些咖啡豆。我較喜歡甘香微酸的咖啡,就算配熱牛奶或是不添加任何東西也很好喝。至於熱情的店員提及的果香、堅果味、甘甜等的感覺,抱歉我只能感到些微。留待我很清閒,才親臨店子品嘗吧。

Posted on 發表迴響

盆菜的聯想

盆菜是阿媽的新年恩物,只需撥個電話訂個大概千元的細盆,定必準時送達府上。屆時她只需煮生菜和紹菜,煲個飯,便能完成約十人份量的團年飯。

各人從盆菜夾起餸菜,迅速放進嘴裡,竟發現蘿蔔炆不透,腩肉質地硬,蠔豉不夠味,大蝦呈淤黑……整個盆菜最好食的,竟是外判的魚蛋和油雞燒鴨,不過這些不是在樓下街市用更低的價錢買到嗎?

我們為免老媽、婆婆、嫲嫲辛勞,於是選擇出外吃或是訂盆菜,吃著盆菜的時候,卻多麼想念她們的味道。煮團年飯的難度好比港珠澳大橋,為了節省開支,所有餸菜早幾星期入貨;為了在短時間內煮好兼各位坐定定一起起筷,發財好市和橫財就手兩個餸,必須提早一天煮好。

我和太太雖然只煮普通餸菜,但在雙方父母面前煮,就像考試,擔心做錯步驟而泡湯了,深深體會他們煮團年飯的苦況和壓力。不過當他們滿心歡喜吃烤雞、薑葱魚、炒帶子,那種滿足感完完全全蓋過先前的緊張和不安。

來年我應該嘗試接棒煮團年飯,為了順利交接,我要努力煮更多的餸菜,回饋家人多年來對我的愛和關懷。

 

附圖來源: http://www.fooddiscuss.com/2016/02/pingshan-traditional-poonchoi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