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上飲金鳯茶王

身邊人建議我多些北上遊玩,順便了解國情,反正從由家裡出發到的車程,和到旺角無異,可是真的沒法吸引吧。飲食方面,味道及價錢和香港相差無幾,也不太會買簡體字書籍,更不會去文青咖啡店。其實國情這回事,我在香港知道得更多啊。

我對國內美食不是一面倒的差劣,留有印象的美食有幾道,例如廣州艇仔粥和叉燒腸。幾年前隨同事到廈門公幹,在酒樓那道炸新鮮黃花魚。至於從汕頭遠道來深圳開的卥水鵝片很嫩滑。讓我真的一試難忘,好想再試一次的,就是「金鳳茶王」了。

那間飲品店在國內大城市開設很多分店,每間都是人山人海的,不過惟未至於排一兩小時吧。幾個月前星期六下午,我在深圳分店排隊,約半小時取得「金鳳茶王」。不想等得太久,可以趁早上開鋪光顧,顧客不會早起喝茶的。

「金鳳茶王」其實是芝士奶蓋烏龍茶,你以為鹹芝士很膩嗎?毋須用飲管,豪邁地連同茶一起喝,就會明白這杯飲品的奧妙之處,滑滑溜溜同時帶清新甘香,帶給我無限暇想。想再北上,無非為了這杯飲品,不過還有什麼消遣活動呢?

大家認為這間店鋪在沙田插旗的話,導致附近淪陷嗎?我早已覺得他一定會這樣做,看看銅記或旺角那間虎茶還是果茶的人龍,你便明白了。可是今日芝士奶蓋烏龍茶不是新鮮事物,無誰是飲品還是雪糕也隨處可見,在這細小地方競爭,才是真正的考驗。

姑勿論店鋪的金主是怎麼一回事,能夠在國內勁龐大的飲品市場大賺一筆,還要成功扭轉時下年輕人對飲茶的概念,由老土變得格調,認真厲害。

永續竹昇麵

全港哪間雲吞麵店最好吃?我覺得各有千秋,雲吞是元朗好到底,至於麵則是灣仔永華。

永華最值得吃的是竹昇麵,帶不夠錢食碗淨麵也回味無窮,那股香氣和麵質簡直恰到好處,爽口又彈牙,可惜雲吞和豬手的味道不算好。不過每次經過灣仔,總想到永華叫碗麵當夜宵,特別是晚上去完書展。

好到底距離我家很近,以往朝八晚八開檔,晨早食一碗當早餐,它的雲吞新鮮湯頭清甜麵質爽口,水餃也好吃,「細蓉」一詞都是在這裡認識。多年來,好到底農曆年初一至十五照常開檔,期間就算加二也來吃一碗。最近一次約了同事早上在元朗遠足,好想吃碗雲吞麵,到了門口發現關大閘,原來已改為十時開舖,掃興而回。

我由十三元食到今日廿九元,見證門口阿婆掌陀,直到現在二代接手,味道未能保持水準,期間分派自立成「好到極」。其實好到極的味道比好到底更佳,可是舖位遠離全元朗最多人的地方,還要在永年士多後面,忠實Fans不會吃,外來人寧願排隊食車仔麵,好到極最終結業收場,甚為可惜。

永華宣佈結業的一刻,我一點也不意外,因為掌陀人和伙記年事已高,與其每天辛苦壓麵,不如賣掉業權享清福。不過今日敍福樓宣佈接管其業務,竹昇麵手藝不用失傳反而永續發展,對掌陀者而言此生無憾。

好到底今天能以廉價賣雲吞麵,依我推斷是靠包裝生麵獲利,每年不少人買盒蝦子麵或伊麵。也許將來有永華竹昇生麵發售,屆時我就可以煮一碗夢想中的雲吞麵了。

屏山九砵留香

早已嘗過美味的屏山盆菜,卻未試過只限堂食的九砵。由於老豆和阿妹幾年前食過,他們形容味道驚為天人,每逢新年提起盆菜,總要講九砵。當時我卻有要事錯過,只能羨慕,於是前幾天,我抓著機會拉幾位朋友食一趟。

屏山位於天水圍前面,廣為人知的美食是鄧氏宗祠外面以心情而定營業的花生糖攤檔,以及那間每天中午及假日例休的冰室。每逢新年鄧達智老是常出現於電視節目介紹九大砵和盆菜。雖然很多食物例如豬手、雞和鴨也在盆菜出現,不過九砵的了酸豬手、黃酒雞和梅子鴨,是不會在盆菜出現啊,奉送的飯竟是客家咸飯。為何我知道呢?村民早把所有菜式的做法全部發佈出來,我相信一般家裡是不會做,你可能會煮咸飯,不過連同原隻雞鴨一起蒸飯,我們哪會做到呢?還是乖乖坐下來吃吧。

九砵只有堂食,需要預訂,新年期間暫停。我帶了十幾位朋友,只有冬菇和子薑菠蘿吃個清光,不想做大嘥鬼,帶備食物盒打包好了。

吃過屏山盆菜,可以沿文物徑參觀鄧氏宗祠或聚星樓。覺得天氣太熱,不妨到聚星樓旁邊的屏山天水圍圖書館涼冷氣。樓高六層的圖書館,利用自然採光,一邊看書,一邊飽覽屏山洪水橋一帶的景色。

適逢康文署試驗延長圖書館開放時間,這間圖書館連星期日和公眾假期都是晚上八時閉館。若果你想附近也能在假期黃昏讀書,那就盡量在延長時段歇歇腳 ,三個鐘免費冷氣wifi和差電設施很寶貴呢。

牛丸

牛丸一定用牛製造才好嗎?連年輕食家對這顆沒有半點牛成分的牛丸也讚不絕口,難道我們已經習慣品嘗化了粧的食物嗎?

幾年來牛肉價格瘋狂飆升,我們很少買牛肉回家,身邊的人彷彿對牛肉敬而遠之,偶爾香港缺乏好吃的牛丸店,交通稍為方便的旺角區「樂園」前年結業,剩下的只有元朗的「勝利」牛丸。「勝利」牛丸只有三間分店,全部位於大馬路附近。不過我到元朗食麵,寧願選擇好到底雲吞麵,也不選勝利牛丸,因為一碗牛丸麵,湯是味精湯粉調出來,麵是油麵,怎會好吃?所以我們多數在此買一些未煮過的牛丸。

勝利牛丸的確比其它檔口的牛丸優勝,最主要原因是牛丸真的用牛肉做出來,彈牙程度可以用來打乒乓球,裡面混少許冬菜,成功引發肉丸的甜味。或許別的地方供應的牛丸爽口又彈牙,不過質感和味道足似豬肉丸。現在一斤牛丸賣過百元,實在太貴,故此我們一年只會吃一兩遍。

雖然雞尾包無雞尾,熱狗沒有狗,但我們確想吃到用牛肉做的牛丸哩。

海鮮大豪吃

別人以為我居住新界多年,經常到流浮山吃海鮮,其實今天才是第一次親身品嘗。

到各區醫肚餓,我參考Openrice或雜誌介紹,知道區內的食店,那就不會找錯路。不過我不會看裡面的推介,因為這些推介可能是廣告。在此分享我的秘技,選擇裡面人山人海,外面有幾個人等位的酒樓。

Continue reading

好得意動物餅

小時候很喜歡吃「得意動物餅」,某天無緣無故變成了「愉快動物餅」,我好討厭這個新名字。愉快用來形容感覺,動物餅是食物,沒有心情,動物餅怎會覺得很愉快呢?

我還是接受這個新名字,反正味道一樣保持水準。一直以來動物餅以牛油和紫菜兩種味道主打,間中推出朱古力味和小包裝動物餅,我較喜歡較淡一點的牛油味。今天下班逛街時,無意中看見一大盒日本版牛油味,包裝勁得意的日本版家庭裝「愉快動物餅」,於是我的荷包失守了。
Continue re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