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庸給我的啟示

很多人,包括太太很喜歡金庸作品,不過我一點不喜歡,因為太長了。學校要求做金庸小說的閱讀報告,看著《射鵰》五本,《天龍八部》又是五本,怎可能在一兩星期讀畢呢!得知《連城訣》只有一本,於是就選這套作品,一讀完全不明所以。

縱使我不看金庸的小說,但也會看相關電視和電影,星爺《鹿鼎記》怎能錯過呢。不過金庸對我的最大影響力,應該是電腦遊戲《金庸群俠傳》(不是online喔)。

當時我不准用電腦打機,可是受不了鄰座同學的連日慫恿,趁老豆老媽不在家,偷偷打《金庸》,結果不發不可收拾,它實在太吸引了。扮演主角身處金庸的武俠世界,到各處集齊十四本天書(即係金庸小說),稱霸武林後才回家裡去了。

眾所周知萬事起頭難,起初我的實力弱到爆,只懂得野球拳。為了練好武功,我不斷到各大派踢館;為了容易完成任務,我要廣結朋友。遊戲最吸引的地方,除了練不同武功之外,又可以用不同方式打爆機,我不一定做好人,也可以做壞人。,所以玩好多次也不會厭倦。

「循序漸進」就是金庸帶給我們的啟示,在武俠世界裡有人搶奪絕世武功導致家破人亡,若別作他想專心修練野球拳,意想不到的情況就會發生(用小蝦米效果更佳)。

多學其它東西是好事,融匯貫通卻是另一回事,所以我簡簡單單用野球拳和九陽神功,便能稱霸天下。

山竹的風球

今日是我第一次不在父母身邊度過的颱風日,沒想到第一次迎接的,竟是最高級別的十號風球。

深知這颱風不是省油的燈,不清楚家裡的承受能力,未掛三號風球做好防風措施。就算幾日前買了餸菜,昨天也走了一轉街市補買一點蔬菜,原來它漲價一倍了。

除了蔬菜之外,皺紋膠紙也炒貴價,看見文具鋪一卷起價30元一卷。幸好好久以前搬屋買過一卷……

夜半掛起八號風球,家裡還撐得住,直到早上掛起十號風球,開始受考驗了,窗邊開始滲水,暴風不斷拍打玻璃,緊閉的窗戶可以被吹開,驚心場面教人害怕。連忙把毛巾塞入窗邊和冷氣邊,頻密地扭乾毛巾,拖延滲水的速度。

現在只想快點除下風球,可是展開另一個問題,明天怎樣乘車上班好呢?

再見超時代巴士

九巴的超時代巴士,陪伴我十七個寒暑。它大部分在屯門、元朗和天水圍區行走,它擁有劃時代尖端設計,例如上層車頭的一大幅車窗,令前座的乘客擁有寬闊的視野,不過巴士停車,車身震過貓王,本來我睡得正甜被震醒。

我住天水圍,總會乘搭265M和265B兩條路線,十幾年來兩條路線都是用這款巴士行走。無論背著背包上學,直到提著公事包上班,總會坐到它,所以留下很多又悲又喜的回憶。

某天,其中一輛同款巴士在屯門公路高處墮下,釀成嚴重傷亡,恰巧是經常乘坐的路線,於是每逢乘坐巴士,經過這裡也提心吊膽。過了良久,我放工乘車回家途中,接受報章訪問回顧事件。還有,我在下層後排,展開過一段霧非霧的巴士情緣。

每一次我離開熟悉的生活圈,伴隨著的巴士,無論是路線還是車型,隨即消失去了,因此趁所有超時代巴士退役前,要拍下一兩張留念。

在一般人眼中,一輛巴士算不上什麼,只要有位睡覺和玩手機便可;在我心目中,巴士的聲音,速度,乘坐感,卻是獨一無二的。

再見阿信屋大叔

不經不覺,我手上的阿信屋優惠咭已持有六年多了。林老闆教曉我,買東西不一定光顧超級市場的,除了阿信屋,還可以到雜貨舖平價買罐裝淡奶。

起初的阿信屋真的很吸引,每星期也會獻金買零食慰勞同事。現在大部分時間我都是入去行一圈,然後空手離開,有六六折還是七五折又如何,貨架上的零食不吸引了。接著阿信屋開始引入日本版一丁麵、越南白米、新竹米粉和大字醬油等,才重新引起我的興趣,畢竟我們成家了。至於凍肉,質素不好,可以忽略。我一直夢眛以求的日本雪糕,等了多年,相信不會引入了。

除了食品之外,阿信屋的股票也是引起不少人談及,多年來它的價位高低從來都是靠消息炒起,當有利好消息就會立即升到飛起,然後在極短時間「回復原狀」。這類股票不適合自己,故此我會定期到店舖買公仔麵。

阿信屋讓我們用平民價錢發掘不少美食,不用去麥當勞食熱香餅,也不用去一田超級市場貴價買芝蔴醬,連易潔煎pan用過幾隻。不知道新管理團接手,繼續擔任惠康百佳的狙擊手,還是變成另一股零售霸權呢?

我會買年金

曾幾何時,阿媽提點我,若合資格申領政府的資助,或是政府發行的理財產品,手續幾Q麻煩,也要厚面皮申請。政府幾有陰謀也好,目的幫助我們度過難關。因此我申請Grant Loan(那兩年IVE靠晒它)、持續進修基金(明年4月加額了)、iBond等等。

當我六十五歲的時候,政府還可以讓我們買年金,我一定買。因為沒有一間公司年金是穩賺不蝕,兼每月獲得固定回報,直到我死去。我深知有很多投資方法,回報比買年金為多。不過阿Q一點想,假如我沒兒女,老伴離我而去,自己身體狀況每況愈下,我怎樣作出合適的投資判斷呢?政府雖麻煩,回報少,但不會騙人。

幾十年後,每月5800元能否應付住老人院費用呢?有生果金和長者生活津貼的加持,應該不成問題的。不過衍生一個重要問題。

「何時才能儲一百萬呢?」

坦白說,今日我只有不足3分之1,必須加倍努力。

本文圖片取自 https://tw.appledaily.com/new/realtime/20170830/1192875/

得個股字

每屆財政預算案,對自己的作用有多少呢呢?取決你能夠利用這些政策受惠。例如持續進修基金和唯一一次派的6000元,作為我讀OU的學費。歷年推出的iBond,讓我學習把自己的資金進行投資。我以前生怕投資大蝕收場,一直不敢買股票,不過財爺保證無論經濟環境甚劣,每年一手一定有100元利息,眼見戶口有足夠資金和儲備,所以買幾手當儲錢。iBond的回報合乎預期,不過不高,所以才進入另一項領域──股票。

我買股票的心態和賭錢一樣,都是膽小如鼠。不是嗎?每逢新年時親友總會在家開賭局,我總不情願地用最低金額賭幾局,計或然率就知道任何賭局的贏家永遠是莊家,幹嗎要灌錢到咸水海呢?以前試過贏錢雄心壯志,立即加注,結果倒輸,彷彿告訴我勿起貪念,以後逢賭不求小勝,只求平手。順帶一提,我會樂於打麻將,因為老人家不喜歡我們塞錢落他們口袋,辛苦贏錢反而更開心。

投資和賭錢的理念是兩碼子的事,但它和打工的想法很相似。你總不會在沒前景或業績不明的公司打工吧!只要認為該公司業績正常,財務穩健,具發展空間,就可以投資該股票。這些股票的股價一般很高,沒可能動用一大筆資金,萬一股價波動影響甚大。所以我一直用月供投資買股票,在不同價位買少量的股票,隨著時間積少成多,風險雖大但回報甚高。

投資需要多方面的知識,比分析時事更難,因為涉及全球。我覺得聽聽電視講股佬介紹作為引子,然後不斷獲取有關業務的現況以及將來發展,接著探討某幾份股票,才決定入貨時機。

透過投資令資金增長,最終目的為了置業,可是現時的形勢,應該不會有機會了。

感冒遠離我

短短兩星期,全港患感冒人數持續上升,令幼稚園和小學提早放假隔離。我覺得不是醫療政策問題,而是天氣太寒冷。以往香港也有氣溫低於十度的日子,都是維持三四天左右,這次卻是超過一星期,連本人最近也感冒了。

我從沒打算為了防流感而打流感針,感冒病實在太普通,看過醫生後,很快就可以痊癒。根據醫生的觀點,一針只能抵禦一年,且只能抵禦某幾種病毒,那麼出現另外的病毒怎麼辦呢?假如實施強制打針,我們成功把患感冒機會大大降低,卻令醫生和相關藥廠收入減少,政府怎會和大財團對著幹呢?與其打一針和看一次私家醫生價錢沒太大差別,不如先注重衛生。

現時有很多預防感冒的方法,其中一個方法是做運動。只要大家找到適合自己的一套,無論是跑步、球類運動還是急步走,持續進行便能保持身體健康。

就快到農曆新年,怎能不出外呢?趁勢來個大掃除,把一切病菌統統掃走。

一場巴士的意外

我沒法避免交通意外,就算乘搭巴士很安全,也沒法阻止魯莽司機來襲。意外過後,面對死傷不幸和痛苦,但原因真的容易用政策解決嗎?

我每日早上搭巴士到機場上班為例,一程車約需個半小時,日常面對塞車位有三個:出天水圍上元朗公路、汀九橋,以及長青公路落青馬橋。當中汀九橋最慘烈,萬一有意外壞車云云,勢必倒塞大欖隧道,最快約花半小時通過塞車位。我想不透汀九橋撞車的原因,常見相撞的位置不是切入支路而是直路,相信是司機越線出事。

一塞車增加了行程,單是汀九橋花了半小時,連同燈位和停車時間,司機失去一小時休息時間。假如他按規定必須休息,原定班次被迫延遲,乘客等不到巴士,自然投訴巴士公司。為免公司被投訴,休息不足的司機勉強駕車,為了追回休息時間,可能走得快一點,每天這樣度過了,沒事最好,有事則怒插司機和巴士公司。

司機工作態度、人工、工作環境,可能是導致交通意外的原因,難道引入外勞能解決所有問題嗎?政府和企業將問題想得太簡單的。安排更多司機,也沒法解決塞車帶來的問題。

政府面對人口增加,發展新市鎮,令我們越搬越遠,可是居住市鎮沒有足夠和合適的就業,導致我們每天長途跋涉上班,交通需求增加,導致問題浮現。這是高樓價引起的嗎?應該是政府幾十年來的規劃失當。

現在我認命了,相信走出圍城才有合適自己的工作。遇到塞車,沒再怨人怨地,已經習慣,反正行程包括塞車的時間,早點到便在外面吃早餐,遇到塞車,則在車上小睡片刻好了。

縱使身軀被囚禁

這場裁判,無論目的是怎樣,動機是怎樣,結果是怎樣,也是加劇政府和我們之間的裂痕。

毫無疑問政府不容許我們使用暴力,第一位法官以動機作判刑,第二位則以行動作判刑,實際上是情理與道理兩者做選擇。跟隨前者可能助長歪風,堅持後者則不近人情。

我們較接受情理處理問題,因為我們有惻隱之心,例如拾紙皮婆婆向別人收下數元賣出紙皮,可能縱容別人非法販賣,但我們希望政府放過婆婆,畢竟她已七十幾歲,仍堅持自力更生,得到的只是數塊錢。事實上今天她仍繼續拾紙皮,不過她會影響我們的生活嗎?

動機和懲罰是兩件事,只要碰到政府的底線就不行了,三子當初選擇這個方法,需要承擔後果。我不奢望政府因三子的制裁,把原則解鬆一點,可是他們只用法律掩蓋一切,對我們的訴求不作回應,感到十分遺憾。

縱使身軀被囚禁,信念仍能突破高牆,繼續無限擴展。

最後,我想帶出以下問題:法官的判詞中,即是要用嚴厲刑罰懲罰當肇事者,令其他人不敢再犯。那麼

為何現今很多人仍知法犯法呢?

終身監禁是香港的嚴厲的刑罰,若果此刑罰未能殺一儆百,政府應怎樣辦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