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on

香江危城

這是很難過的一天。

心裡惋惜,又充滿悲憤。

能力和時間所限,今日不能抽空散步,我惟有用其它方法幫助對方。縱使以卵擊石,但藉著行動相信它的未來。

錢可以再搵,縱使不合,仍有留人處。

玩樂可以遲D享受,它不是必須的,這項不能,仍有很多方法得到快樂。

自由必須及早爭取的,特別在這個時候。

這是我留給下一代的一本書。當你長大後,在那刻社會氣氛下,或許覺得我們戇居,不過至少知道我們曾經對香港充滿熱愛。

我想將來可能有《七月危城》,《八月危城》,但衷心絕不希望出現《九月危城》。

眾新聞記者大時代紀錄
Posted on

站在中間的愛情小說

今屆書展的主題是愛情文學,很多人覺得題材太通俗,難登文學的地位。

偏偏愛情是每個人必定面對的煩惱,愛幾個人,無人愛我,沒法愛人,愛錯別人等。隨便用一個煩惱,就可是寫一份短篇小說。

所有事情可以攤出來說,偏偏愛情不是,直接說引起別人不必要的惴測,間接說事後卻要多番解釋。與其找個傾聽者,不如找本書自己解決。

我由電視劇得知張愛玲和瓊瑤阿姨的作品,亦舒、岑凱倫和嚴沁作品,則聽港台改編的廣播劇,老土得叫救命。至於我,曾為程韻和林方文心痛,也對天定和觀雪的前路感到迷恾。

無論作品水準高低,愛情文學影響一世,我不知道梁望峰沒有在貿發局推介的作者名單當中,《叛逆歲月》自信低落的主角,就是當時我的寫照。那份名單,還有一位被受爭議的作者Middle,前幾天我在圖書館遇上他。

我不知道Middle是何許人,倒是以用林夕的歌作命題小說,吸引我借來一讀。他的文筆很簡潔,故事簡單平凡,貼近現今時代,情節可能在我們身邊發生的。有人覺得他的作品太膚淺,自己也可以寫出來賺錢。想一想,當Middle努力埋首寫幾百篇故事的時候,你們正在做什麼呢?

愛情小說能夠治癒心靈,偶爾一讀,勝過朋友的千言萬語。它讓我們不斷努力,將心比己,抓緊幸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