咸檸水

我從小在茶餐廳吃早餐,總會點阿華田和好立克,長大一點就學老豆改喝奶茶咖啡,直到現在也是。咖啡奶茶其實不是有益的,不但刺激胃部,還會精神緊張,連味覺也變得淡起來。若那刻點了阿華田好立克,就等於向快餐店收銀員點兒童餐換一件玩具似的,「我還是三歲小孩嗎?」

Continue reading

拍拍拍

某天受朋友所託,義務為屋邨的社區活動影相。

那天陽光充沛,令人心曠神怡,不過看見會場令我發愁,因為適逢正午時分,無論走到那處,拍出來的東西都是背光或是呈陰陽面。我惟有加上閃光燈,把影響減至最低。在相機瀏覽部分相片,都以為神仙難救,回到家裡再看,卻不是太大問題的。嘻嘻!

要影下最真最自然的一面,當然取出定焦鏡大拍一番,很多小孩子忙著玩遊戲取獎品,毫不知道成為我的「獵物」。這支50mm F1.8沒有Zoom的功能,確實考驗自己的構圖能力,不過願意花點心思,不難拍下動人一刻。

看見AVS宣傳攝影隊招募成員的消息,有點衝動想報名,我要選哪三張相應徵呢?

註: 由於相片版權為該中心擁有,我不能刊登於日記裡,如需瀏覽,請用電郵向我索取密碼。

 

嘉許禮

這晚我收到東亞運嘉許禮的消息了,雖然進餐環節和學琴時間「撞到正」,但我應該也能到場的。

此外,大會公佈了我一連五天合共做了四十五小時,雖然我按照義工領袖的「悉心安排」出席服務,但發現要不是我額外多做一天,我一定不能達到大會指定服務時數,因為義工領袖根據節數計算〈每節四小時,不足一節當一節計〉,而大會則根據更表時數,結果好多義工「中招」了。其實那張服務證書不代表什麼,最重要的是我們在東亞運期間歇盡所能,找到自己的價值。

 

倒數詠噹噹

一元復始,萬象更新,祝各位身體健康。

好久未試過和幾十萬人在維港兩岸倒數,雖然沒有歌手坐陣,但是氣氛十分熾熱。

其實這晚我們在這裡協助大會的《倒數詠噹噹》進行「特別任務」,可惜由於安排問題,做不成任務,義工們惟有一起混在人堆等倒數。

告訴你們,全靠我聽著電台的倒數節目,你們才可以一起準確地倒數迎接2010年啊!

艱鉅任務

我剛接任義工隊的一項艱鉅任務,就是教導痙攣人士用手鈴演奏音樂了。雖然我從未接觸手鈴,但是團隊之中我比較熟悉音樂,故此一手包辦寫教材和備課。

用了三天時間,才把教學計劃初稿寫好,不過今天和這班同學作簡介後,發現班上一半學生懂得基本的樂理,有些曾用手鈴在舍堂表演呢!我覺得應該調節難度了。

選歌是最頭痛的一環,特別是這一首,我在電腦裡打完該歌名便刪,刪完再打,然後再刪…….經過今天的簡介會,我應該會在計劃書補回,希望讓學生擴闊眼界。

不花一分一毫去迪士尼

香港迪士尼開幕一年多,直到今天才有機會參觀,還要 是免費的。

能夠這樣做背後梗有原因,事緣友人推介和輪椅人士一起參觀迪士尼的義工服務。縱使幾天後要考試,我也不願浪費這個 好機會啦! 一大早乘坐巴士到青衣轉乘地鐵前往樂園,雖然列車設備新穎,但是焗促的缺點仍在。我以為是心理作用,沒想到連友人 也感覺到,下次還是改乘巴士前往。進行簡介會後,我前往巴士總站迎接他們了。 Continue re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