配Chord不求人

學音樂最想彈奏很多歌曲,不過苦無樂譜,於是上網找找看,熱門歌曲多數齊備用,假如找一些沒有派台的歌譜,真的很困難喔。只要懂得配Chord和具備聽力,所有歌也能彈出來。

配chord非常簡單,其實初學者在John Tompson 或Everybody的琴書,已經逐步認識和弦,幾乎每首歌的左手,不斷彈CEG 和BFG這些底音。 Continue reading

在平均律曲集擠出樂趣

女鋼琴演奏家Angela Hewitt 四年來二度來港演出巴赫(J.S Bach)兩套《平均律曲集》(The Well Tempered Clavier Book 1 & 2),它是巴赫最重要的鍵盤作品,採用廿四個調式寫一首前奏曲(Prelude)及賦格曲(Fugue),藉此確立十二平均律的用法,同時展示多聲部的創作手法。這套譽為鋼琴界的「舊約聖經」受萬人推崇,現今卻令無數學生(包括我)放棄彈奏此樂曲,因為不動聽,很難彈,以及沒時間。

巴赫創作這套樂曲的最大目的,就是教學生作曲,人們覺得他厲害,因為他從譜上有意無意插入一些小彩蛋。這些彩蛋大部分把主題改寫,例如第二部C小調賦格後半部,於低音部奏出主題的拍子以倍增重現(Augmentation)。可是它沒法令樂曲動聽之餘,聽眾好難聽得到。縱使我有幾套相關唱片,大多數時間聽古典或浪漫派的好歌,怎會播全套虐待自己吧。

C小調賦格曲的主題

對比原先的主題,旋律音相同,節奏由八分音符變四分音符,十六分音符變八分音符。

現今好少演奏家願意演出整套平均律曲集,一般聽眾難以接受太嚴謹的音樂,我選聽更悶的第二本的一場,開始近乎爆滿,半場休息後整排座位只有我一人。演奏家彈賦格需要高度集中力,她就算彈了千萬次,也沒法保證演出質素。兩日來合共彈九十六首,簡直挑戰體力及智力界限。我買票,就是知道她已第二次在香港進行,相信沒有第三次了。

一般男演奏家如Glenn Gould 或 András Schiff 很著重觸鍵一致及聲部平均,達到最完美的巴羅克風格,刻板。而Angela Hewitt保留這股風格之外,著重句子及節奏的進行,這是她從小學跳舞的緣故,令沉悶的樂曲帶入動力,展然外柔內剛,亦莊亦諧的風格。聽過她的錄音,尤其是Goldberg Variation,她會在重彈的一次突出另一個聲部,從而強調聲部的獨立性。

是次她在港大演出,場地的配套充份發揮她的演奏特色。我坐在樓上最後一行,所有聲部清楚分明,音色圓潤,結尾充滿餘韻,好聽得忍不住睡覺了。

現時我們彈平均律曲集,相信為了考試,我曾用過第一冊的降A大調考ATCL,一般學生彈前奏曲比賦格曲好,可是我是倒轉來,慢板賦格應該是主要原因,其實我對前奏曲沒有想法。相反每一首賦格都是三至四聲部的輪唱,只要跟著它的走勢便彈成了。這天把第二冊曲目由頭聽到尾,我發現巴赫在前奏曲展示一次結構大演變,C 大調和c小調仍保留Book 1特色,都是一些輕鬆小曲,直到D大調開始把樂曲結構擴大,由二段式變三段式,每段要求彈重覆,模樣和古典時期作曲家常用的奏鳴曲式很相似。此外巴赫不想把前奏曲當成賦格曲的熱身,旋律線條增加,題材豐富促進欣賞價值,可是此舉把難度大大提高,和賦格曲不相伯仲。

《平均律曲集》雖沉悶,但也有動聽的作品(Prelude及Fugue皆好聽),以下是我的最愛:

Book 1:C大調、C小調、升C大調、G小調、降A大調、A小調(超巨型的Fugue)

Book 2:C大調、C小調、D大調、升F大調、G小調

日常聽《平均律》都是用鋼琴或古鍵琴彈奏之外,原來用弦樂合奏也很動聽。

//youtu.be/RHu9H1wZI-E

紅色的G大調

大調是音樂第一個調式,由低至高音順序為do、 re、mi、 fa、 so、 la、 ti,最後是高一級do。

在鋼琴上只用白鍵,把C音當成do音,順序向右彈,便能正確彈奏do、 re、mi、 fa、 so、 la、 ti。

若由G音開始,可以用白鍵彈奏嗎?去到ti音(F)好像怪怪,不如試下彈它右邊的黑鍵,即F#音,那就順暢了。這就是G大調了。

接著試試由D開始

由於用升號(sharp) 把一些怪怪的音升高,務求奏出do、 re、mi、 fa、 so、 la、 ti的大調音階所以我們用升號在五線譜上標示G、D、 A、 E、 B和F# 的大調了。

最近綠色和平的宣傳片,有一群中小學生唱Shine的《燕尾蝶》,原唱Shine 用G 大調唱,

<iframe width=”560″ height=”315″ src=”https://www.youtube.com/embed/v_ecxtlzrPA” frameborder=”0″ allow=”autoplay; encrypted-media” allowfullscreen></iframe>

聽聽學生們唱法,怎麼音調和原唱有點不同呢?

<iframe width=”560″ height=”315″ src=”https://www.youtube.com/embed/4t17Z7WlU7c” frameborder=”0″ allow=”autoplay; encrypted-media” allowfullscreen></iframe>

原來他們用D 大調啊

歌手翻唱歌曲經常改變調式,希望聽眾和原唱者區分,展示另一種闡釋,同時也有技術考慮。全首歌最高音是「繁華像幅廣告畫」的「畫」字,若用G大調唱,就要唱高音G (G5),超過一般男生的音域,降為D 調只是高音D,一般人也能應付。

Shine 唱得陽光和暖,中小學生唱得純真柔和。這令我聯想到,紅色的G大調,以及紫色的D 大調。

給愛麗絲絲絲入扣

《給愛麗絲 Für Elise》應該是學琴必學的曲目之一,它常出現於初級琴書,例如Michael Aaron第三本只提供開頭一段,接著到全音樂出版的Beyer附錄最終曲,就算沒彈,到這本書總會學一次。我想誰也不相信這首優美的作品出至貝多芬手上。他的作品不是很粗曠且情感反覆嗎?讓你看得透的,就不是貝多芬吧。

這位是貝多芬的夢中情人噃?

好久以前談過貝多芬的奏鳴曲,就像一套推理小說,似是無關痛癢的情節,卻是伏筆所在,就算一首短歌帶給我們很多的訊息。《給愛麗絲》的每一段很分明,普通人不難指出它有三個不同素材。我將第一主題,即「愛麗絲喜歡什麼信物」叫A段,開始很甜蜜的一段叫B段,然後重回A段,接著感到激動,有不斷重覆彈奏同一個音稱叫C段,最後A段再現。整首樂曲形成ABACA的輪旋曲(Rondo)曲式,同時你可能聯想到一位男士收「好人咭」的故事起來。

初時我學這歌,很喜歡彈A段,就算好多臨時記號和跨跳句子也要彈奏。因為一開始左右手不斷交替彈奏,由A小調發展至C大調都是持續這樣彈,回到主題前一段來個跨八度E音炫技,讓我變成小演奏家。

這段要小心處理喔。留意左手第三個音至右手的第一個音的拍子(紅圈示),以及回到A段主題前的數個E音(藍圈示),避免拍子不均等。

B 段風格和A段截然不同,F大調的樂感展然甜蜜和快樂,可是一到中間32分音符的Solo簡直投降,一快就手緊音亂。為了彈完整首歌,偷雞把這一段彈慢一點,待回到A段回復原速。

貝多芬沒註明B段可以減慢喔,所以32分音符絕對不能減慢來彈。其實這一段由Alberti Bass和一句Scale組成,當成16音符來看,此節奏在Clementi的Sonatina隨處可見的,不用害怕。

至於C段,處理方式和A段相似。相同的音請採用不同手指彈奏,例如3-2-1-3-2-1,從而令節奏一致。最後A小調琵音及半音階下行段,實屬容易,只要用心練習就成功了。

 

https://youtu.be/MNzkyvUN8WQ

6個準備五級樂理考試貼士

五級樂理是考六級或以上樂器考試的門檻,它是容易還是困難,取決於你怎樣看學樂理的態度。

由2018年起,五級樂理不設作曲題,改為閱譜題。這最大的改動,肯肯定是變得簡單了,因為這10分由未必滿分變成志在必得,不過增加了詞彙題目,你估咁易攞「叮」(Distinction)咩?若果你認為攞唔到「叮」要切「丁」,那我就無話可說了。 Continue reading

你想彈爵士歌嗎?

我半隻腳踏入爵士音樂,多得ABRSM近年引入於各級考試。當時老師不會教,所以考試不會讓我選爵士樂曲,於是聽著電台的考試節目,主持人紀太提出重點自學。不過彈得滿爵士味道,不是很容易的,因為兩者的風格大不同,試下就知道了。

香港的也有不少爵士樂譜售賣,不過設計得較為系統則推介Christopher Norton。他是推動爵士樂教學的作曲家,推出不同程度的教材和樂譜,例如Microjazz,一共三冊,適合一些對練琴厭倦的學生,利用動感音樂喚起他們彈琴的樂趣。每首樂曲得一頁紙,旋律好入耳,不過節奏必須抓得很準確,我也被考起。彈熟了,可以利用隨書附送的Background music CD夾Band。

Christopher Norton推出Jazz prelude也很動聽,不過演奏要求更高,達六級程度者可嘗試挑戰。這裡些牙四首來自Jazz Prelude 的樂曲,搖擺節奏令人精神一振。

彈Swing 需要把八分音符變成三連音組成的2+1長短節奏,好像附點節奏,但輕浮一些。

The moonlit sky是一首緩慢的流行歌,穩定的伴奏引入十六分音符的句子,就像一小撮月光灑在天空。

快的樂章不一定展示活躍的一面,也可以很重金屬。

拉丁風格開始神秘,及後充滿熱情奔放。留意伴奏是切分音式節奏,常見於不同爵士樂的。彈E flat minor的歌曲不用害怕,記著只有F音不變,C flat 彈B便可。

玩音樂的人,渴望像爵士樂手隨便即興演奏,這些充滿味道的樂感,需要長時間修行,通過多番實驗才行。我們這些大忙人,簡簡單單找本樂譜彈奏,已經很開心了。

being young & keep young

being young

上大學,談戀愛,身邊的人統統做到,而我一件也做不到。

我還傻傻地彈著琴,希望找到知音人。

keep young

到了伊館,驚覺大部分的觀眾都是十零廿歲的年輕人,那刻的我年輕了十年。

對了,我仍傻傻地彈著琴。不再彈,這種技能就會消失去了。

 

小評:

  1. 《爭氣》聽到起雞皮,即是好好聽。
  2. 《她不准我哭》和《灰姑娘》原來更妙。
  3. KJ伴奏威力非常強大,不敢想像他獨奏會是怎樣。
  4. 寧願正正經經企係度唱

我要再做K歌之王

相隔十多年重踏K 房,又緊張又興奮。

以前上學,每逢遇到天地堂,總會到K場消磨時間,因為只需用一餐飯的價錢,就可以食午飯兼唱K三小時,簡直抵到震。那時很多易唱的歌,例如Twins、Shine、小方、Stephy 等,稍難有基仔、Eason和克勤,BAND歌最難,因為高音很難唱。有很多人批評當時樂壇充斥K歌,令創作人只能流水式倒模大量歌曲,不過K歌容易入屋卻是鐵一般事實啊。

哥哥梅姐的離去,失去巨大的凝聚力;我們聽慣的歌手,尋求另一個事業高峰而疏遠樂壇;接棒的新世代歌手,其作品沒有觸動全港聽眾的能力。直到今天,我們只會繼續聽《好心好報》,至於《原來只因心愛著》,你知嗎?

經過那些年,K 房設備依舊齊全,新穎的只有觸控屏幕或手機程式點歌,不再縮在一角按餐飽。雖然歌曲齊全,但是收費直線上升,對上一次在晚上唱是169元一位,現在要接近三百元。相比以前,K房經常爆滿,唱三小時總被請走,現在我們唱到半夜還未Cut歌,生意真的少得多。

再坐一會好嗎?《勁歌金曲》都未唱,就要趕尾班車回家。我慨歎以前唱《餘震》可以很順滑地唱副歌高音部分,,現在竟感到吃力。很想回到從前,大概知道實在太愚笨,惟有再練下歌,反正下月生日唱K免人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