賦格曲

我彈過眾多鋼琴樂曲,我覺得最難處理不是賦格曲,而是奏鳴曲。不過很多人覺得奏鳴曲動聽,就算十分難也願意承受問題,可是賦格曲曲風莊嚴,必須把每一聲部的旋律變得層次感,指法必須正確無誤,否則就影響下一段樂句的音色,要求比奏鳴曲更高。一般學生包括我不想彈賦格,可是為了考試無奈選奏賦格,累鬥累的心態讓大家不願感受賦格的美。

Continue reading

我聽布五

聽歌有不同方法,在家裡可以用唱片機或電腦,在街上手握一部PMP或手提電話便可。聽幾首約五分鐘的歌,在那裡倒也沒所謂,不過交響樂的篇幅很大,最短的至少二十分鐘,如果我聽今次介紹的曲目,恐怕要分開幾遍才可聽畢全首,可是交響樂、協奏曲、奏鳴曲必須聽畢所有樂章才是完滿。外間太多事情令我分心,故此就算推出相關的唱片,我也會購票聽現場演奏。

Continue reading

聽過布蘭登堡協奏曲

很多人批評學習音樂的人不願或甚少出席演奏會,我就是他們的一分子,因為門票很貴,而且聽歌不一定在演奏會才行,隨便拿起手機上youtube就有名家的現場演奏版。近年港樂和小交一樣欲建立親民的形象,間中舉辦免費音樂會,例如星夜交響樂,很懷念首屆在紅磡舉行的情景,可以吹著海風,嘆咖啡,聽Ravel 的Bolero。 Continue reading

天鵝湖

滿心歡喜地拿著票子看《天鵝湖》,離開時卻感到失望。

一般舞團或劇團安排兩至三個團隊,在不同場次演出,除了讓演員休息之外,萬一發生突發情況時可以替代演出。《天鵝湖》也不例外,可是劇目宣傳手法竟然淪落採用商業電影的技倆。海報的設計完全仿傚《黑天鵝》,顏色由黑轉白;宣傳重點竟然轉移至首席舞者金瑶小姐,而不是劇目的特色。要是一般觀眾單看海報,以為全部都是由金瑶小姐演出主角,到開場發現是另外一位的話,就會有被騙的感覺。大會請不要把充滿藝術色彩的芭蕾舞劇,淪為一般的商業電影。 Continue reading

傅聰的蕭邦

適逢今年是蕭邦年,我一共聽了四位演奏家的蕭邦演奏會,其中一次更在台北國家音樂廳欣賞。可惜這四次的演出皆沒有協奏曲,有點遺憾,不過蕭邦一向擅長編寫是鋼琴獨奏曲,就算背後加插管弦樂,突出的依然是琴聲。

今次是我首次,亦是最後一次聽傅聰彈蕭邦的作品,我已對蕭邦的歌曲有深入認識,不如改變聽法吧!以往在演奏廳裡,我總是目不轉晴看著演奏家的彈奏,現在不預先細讀曲目簡介,閉上眼晴,只靠耳朵細聽,或許工作太累了,聽罷幾首舞曲,不知不覺便睡著了。

Continue re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