管風琴筆記(13) 為聖誕做好準備

一封信,令這個專欄重新出發。

那封信竟邀請我和同期的同學參與12月舉行的「聖誕管風琴音樂會」演出,說來奇怪,既然展開新的一期,幹嗎還要特地請我們這一屆呢?既然有充裕時間,加上上次聽過一次演奏會後有點蠢蠢欲動,我決定遞紙報名了。

有幾次在文化中心聽管風琴演奏會,覺得觀眾們(包括我)欠缺共鳴,這是由於在香港的管風琴音樂還未普及,很多歌曲我還未聽過。為了打破隔膜,我希望演奏一些輕鬆愉快,耳熟能詳的聖誕詩歌吧,我大致有目標了,不過還要再找多些。

想起各大餅家一過端午,已經大賣中秋月餅券,而我在炎炎夏日為寒冬添暖意,哈哈。

管風琴筆記(11) – 我的風琴音樂

對自己沒有在文化中心留下痕跡感到遺憾,因不能原汁原味向你們呈現歌曲的壯麗氣氛,惟有用相機拍下用電風琴彈的曲目。

以下的歌曲為Verset(by Leon Boellmann),中文譯名為《經曲》。我在7月的Stage 1演奏會彈得較慢,呈現浪漫自然,以及尋幽探秘的氣氛,改為原譜的指示Allegretto來彈奏,變得華麗且莊嚴,感覺就像到澳門議事亭前地,經過一座教堂的情形了。

接著是Pachelbel的聖誕組曲《Vom Himmel hoch, da komm' ich her》,這首歌較為特別,因為Pedal部分正是詩歌From Heaven Above to Earth I Come 的旋律。(此版本有少鹵戇|,容後修正)

P.S. 翻看這兩段,原來我彈琴的時候,雙手的青筋暴現,狀甚恐怖,嘻嘻。

管風琴筆記(十) – 曲終情未了

今天是Stage 2的同學演出的日子,雖然我早已出局,但決定支持他們。

我肯定他們獲得大進步,因為今次的演出比上次淡定得多,較少出現甩漏。雖然大多觀眾也是捧場客,故只有少數提早離場,什麼D小調觸技與賦格曲和G小調小賦格曲等,也是聽慣聽熟的歌曲,氣氛良好。全晚我較為喜愛一首Toccata,充滿密集式的十六分音符,十分考驗演奏者的觸鍵手法。歌曲由微弱漸漸變得強大起來,織體也越來越厚,加上一些特別效果,完全突出管風琴的澎湃氣勢。

管風琴的課程完滿結束,我們能否繼續踏上它的旅程嗎?不過我肯定自從學過管風琴後,鋼琴賦格曲變得容易了,可能不用兼顧手腳演奏吧,我還要解決Voice Crossing的問題呢。

我還要拍攝我的管風琴作品了,還要準備下星期日的深圳交流之旅呢。

 

管風琴筆記(二) – 技巧篇

那麼快遇到難題了,這是腳的問題。

上回提及演奏管風琴的歌,必須手腳並用才能成事。對於平時鮮用雙腳演奏的我,在上一課覆琴慘遭滑鐵盧,縱使事前記下重點,亦分開練習,但把手腳夾在一起,本來美妙變成恐怖的,面對三位雙腳運用自如的同學,無地置容。檢討過後,決定下次的練習,將會集中在我的雙腳……

坐暖了身子,便開始打開其中一首腳部的練習曲,「左腳尖、右腳尖、右腳跟、左腳尖……」不停碎碎唸,很是辛苦,幸好今次練習有老師幫助我,解決一直以來的疑難。例如把膝誚X起來,把腳板伸直,便能準確按下琴鍵;按黑鍵時用腳板的前半部;遇到跨音地方預先準備等等;一起夾手腳之前,先分部練習,然後逐個小節夾幾遍。

討論另外一首歌的表達方式的時候,他建議的和我的想法相近,萬料不到這首歌也可以用彈性速度(Rubato)處理某些段落,其實大多數浪漫樂期的歌曲也有此特色,要令人感到舒服,決定多用它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