配Chord不求人

學音樂最想彈奏很多歌曲,不過苦無樂譜,於是上網找找看,熱門歌曲多數齊備用,假如找一些沒有派台的歌譜,真的很困難喔。只要懂得配Chord和具備聽力,所有歌也能彈出來。

配chord非常簡單,其實初學者在John Tompson 或Everybody的琴書,已經逐步認識和弦,幾乎每首歌的左手,不斷彈CEG 和BFG這些底音。 Continue reading

紅色的G大調

大調是音樂第一個調式,由低至高音順序為do、 re、mi、 fa、 so、 la、 ti,最後是高一級do。

在鋼琴上只用白鍵,把C音當成do音,順序向右彈,便能正確彈奏do、 re、mi、 fa、 so、 la、 ti。

若由G音開始,可以用白鍵彈奏嗎?去到ti音(F)好像怪怪,不如試下彈它右邊的黑鍵,即F#音,那就順暢了。這就是G大調了。

接著試試由D開始

由於用升號(sharp) 把一些怪怪的音升高,務求奏出do、 re、mi、 fa、 so、 la、 ti的大調音階所以我們用升號在五線譜上標示G、D、 A、 E、 B和F# 的大調了。

最近綠色和平的宣傳片,有一群中小學生唱Shine的《燕尾蝶》,原唱Shine 用G 大調唱,

<iframe width=”560″ height=”315″ src=”https://www.youtube.com/embed/v_ecxtlzrPA” frameborder=”0″ allow=”autoplay; encrypted-media” allowfullscreen></iframe>

聽聽學生們唱法,怎麼音調和原唱有點不同呢?

<iframe width=”560″ height=”315″ src=”https://www.youtube.com/embed/4t17Z7WlU7c” frameborder=”0″ allow=”autoplay; encrypted-media” allowfullscreen></iframe>

原來他們用D 大調啊

歌手翻唱歌曲經常改變調式,希望聽眾和原唱者區分,展示另一種闡釋,同時也有技術考慮。全首歌最高音是「繁華像幅廣告畫」的「畫」字,若用G大調唱,就要唱高音G (G5),超過一般男生的音域,降為D 調只是高音D,一般人也能應付。

Shine 唱得陽光和暖,中小學生唱得純真柔和。這令我聯想到,紅色的G大調,以及紫色的D 大調。

站在中間的愛情小說

今屆書展的主題是愛情文學,很多人覺得題材太通俗,難登文學的地位。

偏偏愛情是每個人必定面對的煩惱,愛幾個人,無人愛我,沒法愛人,愛錯別人等。隨便用一個煩惱,就可是寫一份短篇小說。

所有事情可以攤出來說,偏偏愛情不是,直接說引起別人不必要的惴測,間接說事後卻要多番解釋。與其找個傾聽者,不如找本書自己解決。

我由電視劇得知張愛玲和瓊瑤阿姨的作品,亦舒、岑凱倫和嚴沁作品,則聽港台改編的廣播劇,老土得叫救命。至於我,曾為程韻和林方文心痛,也對天定和觀雪的前路感到迷恾。

無論作品水準高低,愛情文學影響一世,我不知道梁望峰沒有在貿發局推介的作者名單當中,《叛逆歲月》自信低落的主角,就是當時我的寫照。那份名單,還有一位被受爭議的作者Middle,前幾天我在圖書館遇上他。

我不知道Middle是何許人,倒是以用林夕的歌作命題小說,吸引我借來一讀。他的文筆很簡潔,故事簡單平凡,貼近現今時代,情節可能在我們身邊發生的。有人覺得他的作品太膚淺,自己也可以寫出來賺錢。想一想,當Middle努力埋首寫幾百篇故事的時候,你們正在做什麼呢?

愛情小說能夠治癒心靈,偶爾一讀,勝過朋友的千言萬語。它讓我們不斷努力,將心比己,抓緊幸福。

being young & keep young

being young

上大學,談戀愛,身邊的人統統做到,而我一件也做不到。

我還傻傻地彈著琴,希望找到知音人。

keep young

到了伊館,驚覺大部分的觀眾都是十零廿歲的年輕人,那刻的我年輕了十年。

對了,我仍傻傻地彈著琴。不再彈,這種技能就會消失去了。

 

小評:

  1. 《爭氣》聽到起雞皮,即是好好聽。
  2. 《她不准我哭》和《灰姑娘》原來更妙。
  3. KJ伴奏威力非常強大,不敢想像他獨奏會是怎樣。
  4. 寧願正正經經企係度唱

我要再做K歌之王

相隔十多年重踏K 房,又緊張又興奮。

以前上學,每逢遇到天地堂,總會到K場消磨時間,因為只需用一餐飯的價錢,就可以食午飯兼唱K三小時,簡直抵到震。那時很多易唱的歌,例如Twins、Shine、小方、Stephy 等,稍難有基仔、Eason和克勤,BAND歌最難,因為高音很難唱。有很多人批評當時樂壇充斥K歌,令創作人只能流水式倒模大量歌曲,不過K歌容易入屋卻是鐵一般事實啊。

哥哥梅姐的離去,失去巨大的凝聚力;我們聽慣的歌手,尋求另一個事業高峰而疏遠樂壇;接棒的新世代歌手,其作品沒有觸動全港聽眾的能力。直到今天,我們只會繼續聽《好心好報》,至於《原來只因心愛著》,你知嗎?

經過那些年,K 房設備依舊齊全,新穎的只有觸控屏幕或手機程式點歌,不再縮在一角按餐飽。雖然歌曲齊全,但是收費直線上升,對上一次在晚上唱是169元一位,現在要接近三百元。相比以前,K房經常爆滿,唱三小時總被請走,現在我們唱到半夜還未Cut歌,生意真的少得多。

再坐一會好嗎?《勁歌金曲》都未唱,就要趕尾班車回家。我慨歎以前唱《餘震》可以很順滑地唱副歌高音部分,,現在竟感到吃力。很想回到從前,大概知道實在太愚笨,惟有再練下歌,反正下月生日唱K免人頭。

伴著你歌唱

老媽常批評我不懂彈流行歌,其實我不想成為點唱機。因為每次練琴,百無聊賴地彈這些歌的時候,他們總要求我把剛才彈過的東西正確無誤地彈一次,好不容易地達到他們的預期後,他們就會點另外一首歌起來,實在討厭極了。

我覺得用鋼琴彈流行歌不動聽,因為流行歌有很多不同元素混在一起,變成鋼琴曲的話,聽到兩段呆板的旋律和伴奏。有時這些元素配在鋼琴很奇怪的,例如Beyond用電結他演奏soul,這些段落搬到鋼琴上,立刻失去搖滾和陽剛味。 Continue re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