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一道葱爆銀芽

大家從IG和facebook,看到不少由我煮的美食照片,很像好好吃,其實是Filter騙你而已。

我不算特別喜愛煮食,不過婚後必須靠自己解決三餐,所以動手煮了。隨著時間過去,發現自己煮比出街食更容易,因為抵食的地方越來越少,而且上班地區是美食沙漠,帶飯為我帶來煮的動力。

經過十個月訓練,讓本來「騰騰雞」的我,漸漸成為「定定雞」。煮了不是什麼山珍海味,但總算見得下人。發現越簡單的菜越難煮,特別在老豆老媽面前煮,就像煮食考試,煮得多好也被挑剔。

某一天,老豆吃了一口我煮的葱爆銀芽,道:「芽菜有臭青味啊。」

我連忙說:「可能是這批質素不好吧。」這些芽菜當日早上買的,為免出水,回家後放進雪櫃了,應該沒太大問題吧。

老豆繼續旁敲側擊:「你先爆蒜頭嗎?」我點頭。

「倒了芽菜再放葱嗎?」我再點頭。

他搖頭嘆息說:「先要放葱啊。」

想令芽菜更好吃,大火快炒的時候,添少許魚露、鹽及糖,直到芽菜呈銀白色撈起便可。放糖的原理和西蘭花相似,用甜味蓋過臭青味。

為免再被挑剔,我趁老媽回家前,把那道葱爆銀芽吃個乾淨。

紅色的G大調

大調是音樂第一個調式,由低至高音順序為do、 re、mi、 fa、 so、 la、 ti,最後是高一級do。

在鋼琴上只用白鍵,把C音當成do音,順序向右彈,便能正確彈奏do、 re、mi、 fa、 so、 la、 ti。

若由G音開始,可以用白鍵彈奏嗎?去到ti音(F)好像怪怪,不如試下彈它右邊的黑鍵,即F#音,那就順暢了。這就是G大調了。

接著試試由D開始

由於用升號(sharp) 把一些怪怪的音升高,務求奏出do、 re、mi、 fa、 so、 la、 ti的大調音階所以我們用升號在五線譜上標示G、D、 A、 E、 B和F# 的大調了。

最近綠色和平的宣傳片,有一群中小學生唱Shine的《燕尾蝶》,原唱Shine 用G 大調唱,

<iframe width=”560″ height=”315″ src=”https://www.youtube.com/embed/v_ecxtlzrPA” frameborder=”0″ allow=”autoplay; encrypted-media” allowfullscreen></iframe>

聽聽學生們唱法,怎麼音調和原唱有點不同呢?

<iframe width=”560″ height=”315″ src=”https://www.youtube.com/embed/4t17Z7WlU7c” frameborder=”0″ allow=”autoplay; encrypted-media” allowfullscreen></iframe>

原來他們用D 大調啊

歌手翻唱歌曲經常改變調式,希望聽眾和原唱者區分,展示另一種闡釋,同時也有技術考慮。全首歌最高音是「繁華像幅廣告畫」的「畫」字,若用G大調唱,就要唱高音G (G5),超過一般男生的音域,降為D 調只是高音D,一般人也能應付。

Shine 唱得陽光和暖,中小學生唱得純真柔和。這令我聯想到,紅色的G大調,以及紫色的D 大調。

山竹的風球

今日是我第一次不在父母身邊度過的颱風日,沒想到第一次迎接的,竟是最高級別的十號風球。

深知這颱風不是省油的燈,不清楚家裡的承受能力,未掛三號風球做好防風措施。就算幾日前買了餸菜,昨天也走了一轉街市補買一點蔬菜,原來它漲價一倍了。

除了蔬菜之外,皺紋膠紙也炒貴價,看見文具鋪一卷起價30元一卷。幸好好久以前搬屋買過一卷……

夜半掛起八號風球,家裡還撐得住,直到早上掛起十號風球,開始受考驗了,窗邊開始滲水,暴風不斷拍打玻璃,緊閉的窗戶可以被吹開,驚心場面教人害怕。連忙把毛巾塞入窗邊和冷氣邊,頻密地扭乾毛巾,拖延滲水的速度。

現在只想快點除下風球,可是展開另一個問題,明天怎樣乘車上班好呢?

再見超時代巴士

九巴的超時代巴士,陪伴我十七個寒暑。它大部分在屯門、元朗和天水圍區行走,它擁有劃時代尖端設計,例如上層車頭的一大幅車窗,令前座的乘客擁有寬闊的視野,不過巴士停車,車身震過貓王,本來我睡得正甜被震醒。

我住天水圍,總會乘搭265M和265B兩條路線,十幾年來兩條路線都是用這款巴士行走。無論背著背包上學,直到提著公事包上班,總會坐到它,所以留下很多又悲又喜的回憶。

某天,其中一輛同款巴士在屯門公路高處墮下,釀成嚴重傷亡,恰巧是經常乘坐的路線,於是每逢乘坐巴士,經過這裡也提心吊膽。過了良久,我放工乘車回家途中,接受報章訪問回顧事件。還有,我在下層後排,展開過一段霧非霧的巴士情緣。

每一次我離開熟悉的生活圈,伴隨著的巴士,無論是路線還是車型,隨即消失去了,因此趁所有超時代巴士退役前,要拍下一兩張留念。

在一般人眼中,一輛巴士算不上什麼,只要有位睡覺和玩手機便可;在我心目中,巴士的聲音,速度,乘坐感,卻是獨一無二的。

北上飲金鳯茶王

身邊人建議我多些北上遊玩,順便了解國情,反正從由家裡出發到的車程,和到旺角無異,可是真的沒法吸引吧。飲食方面,味道及價錢和香港相差無幾,也不太會買簡體字書籍,更不會去文青咖啡店。其實國情這回事,我在香港知道得更多啊。

我對國內美食不是一面倒的差劣,留有印象的美食有幾道,例如廣州艇仔粥和叉燒腸。幾年前隨同事到廈門公幹,在酒樓那道炸新鮮黃花魚。至於從汕頭遠道來深圳開的卥水鵝片很嫩滑。讓我真的一試難忘,好想再試一次的,就是「金鳳茶王」了。

那間飲品店在國內大城市開設很多分店,每間都是人山人海的,不過惟未至於排一兩小時吧。幾個月前星期六下午,我在深圳分店排隊,約半小時取得「金鳳茶王」。不想等得太久,可以趁早上開鋪光顧,顧客不會早起喝茶的。

「金鳳茶王」其實是芝士奶蓋烏龍茶,你以為鹹芝士很膩嗎?毋須用飲管,豪邁地連同茶一起喝,就會明白這杯飲品的奧妙之處,滑滑溜溜同時帶清新甘香,帶給我無限暇想。想再北上,無非為了這杯飲品,不過還有什麼消遣活動呢?

大家認為這間店鋪在沙田插旗的話,導致附近淪陷嗎?我早已覺得他一定會這樣做,看看銅記或旺角那間虎茶還是果茶的人龍,你便明白了。可是今日芝士奶蓋烏龍茶不是新鮮事物,無誰是飲品還是雪糕也隨處可見,在這細小地方競爭,才是真正的考驗。

姑勿論店鋪的金主是怎麼一回事,能夠在國內勁龐大的飲品市場大賺一筆,還要成功扭轉時下年輕人對飲茶的概念,由老土變得格調,認真厲害。

給愛麗絲絲絲入扣

《給愛麗絲 Für Elise》應該是學琴必學的曲目之一,它常出現於初級琴書,例如Michael Aaron第三本只提供開頭一段,接著到全音樂出版的Beyer附錄最終曲,就算沒彈,到這本書總會學一次。我想誰也不相信這首優美的作品出至貝多芬手上。他的作品不是很粗曠且情感反覆嗎?讓你看得透的,就不是貝多芬吧。

這位是貝多芬的夢中情人噃?

好久以前談過貝多芬的奏鳴曲,就像一套推理小說,似是無關痛癢的情節,卻是伏筆所在,就算一首短歌帶給我們很多的訊息。《給愛麗絲》的每一段很分明,普通人不難指出它有三個不同素材。我將第一主題,即「愛麗絲喜歡什麼信物」叫A段,開始很甜蜜的一段叫B段,然後重回A段,接著感到激動,有不斷重覆彈奏同一個音稱叫C段,最後A段再現。整首樂曲形成ABACA的輪旋曲(Rondo)曲式,同時你可能聯想到一位男士收「好人咭」的故事起來。

初時我學這歌,很喜歡彈A段,就算好多臨時記號和跨跳句子也要彈奏。因為一開始左右手不斷交替彈奏,由A小調發展至C大調都是持續這樣彈,回到主題前一段來個跨八度E音炫技,讓我變成小演奏家。

這段要小心處理喔。留意左手第三個音至右手的第一個音的拍子(紅圈示),以及回到A段主題前的數個E音(藍圈示),避免拍子不均等。

B 段風格和A段截然不同,F大調的樂感展然甜蜜和快樂,可是一到中間32分音符的Solo簡直投降,一快就手緊音亂。為了彈完整首歌,偷雞把這一段彈慢一點,待回到A段回復原速。

貝多芬沒註明B段可以減慢喔,所以32分音符絕對不能減慢來彈。其實這一段由Alberti Bass和一句Scale組成,當成16音符來看,此節奏在Clementi的Sonatina隨處可見的,不用害怕。

至於C段,處理方式和A段相似。相同的音請採用不同手指彈奏,例如3-2-1-3-2-1,從而令節奏一致。最後A小調琵音及半音階下行段,實屬容易,只要用心練習就成功了。

 

https://youtu.be/MNzkyvUN8WQ

聖桑的天鵝

學琴的人對《兒童鋼琴小品集 Children Pieces》 又愛又恨,有好多好聽的歌,不過難彈得好聽。

以前顧著考琴,大部分的歌沒有用心學習,一半歌都是上堂sight reading就算了,有些甚至跳過不彈。現在趁有時間,不如來個重溫。

這首歌出自法國作曲家聖桑(Charles-Camille Saint-Saëns 1835 – 1921)《動物狂歡節Le carnaval des animaux》,它是十分著名的管弦樂曲,幾乎運用所有各大管弦家族樂器,先請各動物逐一登場,直到終樂章展然狂野和歡樂一面,十分精彩。

單憑歌名,其實很容易猜出作曲家希望呈示天鵝的何種姿態,只要不要以為是燒鵝便可。除此之外,我們可以想像天鵝的動態,她是低頭喝水,展翅飛翔滑過湖面,彈出一瓣又一瓣的朝霞。

經過一番想像,我們利用技巧呈現出來了。旋律固然要緩慢且優美,展然天鵝的美態,同時不能忽略伴奏。例如下圖所示當重覆第一主題後,伴奏的最底音逐級下降(B, B flat, A, A flat, G, F sharp, E及D),可能天鵝的四周環境轉變中。這段需要保持順滑和穩定,考驗彈Apreggio的能力有難關來喔。

相隔十幾年依然彈錯下圖中的旋律,因為和之前不同,解決方法是E音用1手指彈奏。

結尾一處出現ppp,可運用弱音踏板彈奏,想挑戰個人極限,不用亦可。

學習重點:分句, Apreggio 伴奏, 弱音彈奏
建議程度:3 – 4 級

再見阿信屋大叔

不經不覺,我手上的阿信屋優惠咭已持有六年多了。林老闆教曉我,買東西不一定光顧超級市場的,除了阿信屋,還可以到雜貨舖平價買罐裝淡奶。

起初的阿信屋真的很吸引,每星期也會獻金買零食慰勞同事。現在大部分時間我都是入去行一圈,然後空手離開,有六六折還是七五折又如何,貨架上的零食不吸引了。接著阿信屋開始引入日本版一丁麵、越南白米、新竹米粉和大字醬油等,才重新引起我的興趣,畢竟我們成家了。至於凍肉,質素不好,可以忽略。我一直夢眛以求的日本雪糕,等了多年,相信不會引入了。

除了食品之外,阿信屋的股票也是引起不少人談及,多年來它的價位高低從來都是靠消息炒起,當有利好消息就會立即升到飛起,然後在極短時間「回復原狀」。這類股票不適合自己,故此我會定期到店舖買公仔麵。

阿信屋讓我們用平民價錢發掘不少美食,不用去麥當勞食熱香餅,也不用去一田超級市場貴價買芝蔴醬,連易潔煎pan用過幾隻。不知道新管理團接手,繼續擔任惠康百佳的狙擊手,還是變成另一股零售霸權呢?

永續竹昇麵

全港哪間雲吞麵店最好吃?我覺得各有千秋,雲吞是元朗好到底,至於麵則是灣仔永華。

永華最值得吃的是竹昇麵,帶不夠錢食碗淨麵也回味無窮,那股香氣和麵質簡直恰到好處,爽口又彈牙,可惜雲吞和豬手的味道不算好。不過每次經過灣仔,總想到永華叫碗麵當夜宵,特別是晚上去完書展。

好到底距離我家很近,以往朝八晚八開檔,晨早食一碗當早餐,它的雲吞新鮮湯頭清甜麵質爽口,水餃也好吃,「細蓉」一詞都是在這裡認識。多年來,好到底農曆年初一至十五照常開檔,期間就算加二也來吃一碗。最近一次約了同事早上在元朗遠足,好想吃碗雲吞麵,到了門口發現關大閘,原來已改為十時開舖,掃興而回。

我由十三元食到今日廿九元,見證門口阿婆掌陀,直到現在二代接手,味道未能保持水準,期間分派自立成「好到極」。其實好到極的味道比好到底更佳,可是舖位遠離全元朗最多人的地方,還要在永年士多後面,忠實Fans不會吃,外來人寧願排隊食車仔麵,好到極最終結業收場,甚為可惜。

永華宣佈結業的一刻,我一點也不意外,因為掌陀人和伙記年事已高,與其每天辛苦壓麵,不如賣掉業權享清福。不過今日敍福樓宣佈接管其業務,竹昇麵手藝不用失傳反而永續發展,對掌陀者而言此生無憾。

好到底今天能以廉價賣雲吞麵,依我推斷是靠包裝生麵獲利,每年不少人買盒蝦子麵或伊麵。也許將來有永華竹昇生麵發售,屆時我就可以煮一碗夢想中的雲吞麵了。

我會買年金

曾幾何時,阿媽提點我,若合資格申領政府的資助,或是政府發行的理財產品,手續幾Q麻煩,也要厚面皮申請。政府幾有陰謀也好,目的幫助我們度過難關。因此我申請Grant Loan(那兩年IVE靠晒它)、持續進修基金(明年4月加額了)、iBond等等。

當我六十五歲的時候,政府還可以讓我們買年金,我一定買。因為沒有一間公司年金是穩賺不蝕,兼每月獲得固定回報,直到我死去。我深知有很多投資方法,回報比買年金為多。不過阿Q一點想,假如我沒兒女,老伴離我而去,自己身體狀況每況愈下,我怎樣作出合適的投資判斷呢?政府雖麻煩,回報少,但不會騙人。

幾十年後,每月5800元能否應付住老人院費用呢?有生果金和長者生活津貼的加持,應該不成問題的。不過衍生一個重要問題。

「何時才能儲一百萬呢?」

坦白說,今日我只有不足3分之1,必須加倍努力。

本文圖片取自 https://tw.appledaily.com/new/realtime/20170830/1192875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