廣告女王點語錄

1. 呢班妹妹創意無限,靠小小技巧便能吸引唔識你的人,我學唔到囉。

2. 新世代表面願意接受新事物,心裡很保守,不敢突破自己。

3. 跟隨大路由頭搵料做proposal 畫storyboard嘅正經事即刻見底。(啱啱DSE畢業嘅曉樺做得好過好多人)

4. 時光可變,世界可變,職場上要求通才一直不變。

5. 我最睇好的參賽者,包括最有觀眾緣Jackie,以及有學位的Lily Li。講真,要不是Jackie衰懶散嘅話……

6. 呢個節目目的不是捧姜濤或肥仔,而是培訓一班人接前輩的棒做主持,阿妹和Haliey忙拍戲嘛。

7. 對有位導師講述突破框框的三招印象深刻:逆向思維、各走極端以及不斷洗腦。

8. 最佳hashtag的用法,不是列大堆keyword,而是引用出位嘅金句,抽水或串自己。還有一種好重重重……要的hashtag,那就是牌子名。

9. Elva 倪晨曦好靚好靚,不過一山還有一山高-Ruby Law,簡直禾桿蓋珍珠,她還有一對攝影眼。

10. 聽晚大結局。

金庸給我的啟示

很多人,包括太太很喜歡金庸作品,不過我一點不喜歡,因為太長了。學校要求做金庸小說的閱讀報告,看著《射鵰》五本,《天龍八部》又是五本,怎可能在一兩星期讀畢呢!得知《連城訣》只有一本,於是就選這套作品,一讀完全不明所以。

縱使我不看金庸的小說,但也會看相關電視和電影,星爺《鹿鼎記》怎能錯過呢。不過金庸對我的最大影響力,應該是電腦遊戲《金庸群俠傳》(不是online喔)。

當時我不准用電腦打機,可是受不了鄰座同學的連日慫恿,趁老豆老媽不在家,偷偷打《金庸》,結果不發不可收拾,它實在太吸引了。扮演主角身處金庸的武俠世界,到各處集齊十四本天書(即係金庸小說),稱霸武林後才回家裡去了。

眾所周知萬事起頭難,起初我的實力弱到爆,只懂得野球拳。為了練好武功,我不斷到各大派踢館;為了容易完成任務,我要廣結朋友。遊戲最吸引的地方,除了練不同武功之外,又可以用不同方式打爆機,我不一定做好人,也可以做壞人。,所以玩好多次也不會厭倦。

「循序漸進」就是金庸帶給我們的啟示,在武俠世界裡有人搶奪絕世武功導致家破人亡,若別作他想專心修練野球拳,意想不到的情況就會發生(用小蝦米效果更佳)。

多學其它東西是好事,融匯貫通卻是另一回事,所以我簡簡單單用野球拳和九陽神功,便能稱霸天下。

那一道葱爆銀芽

大家從IG和facebook,看到不少由我煮的美食照片,很像好好吃,其實是Filter騙你而已。

我不算特別喜愛煮食,不過婚後必須靠自己解決三餐,所以動手煮了。隨著時間過去,發現自己煮比出街食更容易,因為抵食的地方越來越少,而且上班地區是美食沙漠,帶飯為我帶來煮的動力。

經過十個月訓練,讓本來「騰騰雞」的我,漸漸成為「定定雞」。煮了不是什麼山珍海味,但總算見得下人。發現越簡單的菜越難煮,特別在老豆老媽面前煮,就像煮食考試,煮得多好也被挑剔。

某一天,老豆吃了一口我煮的葱爆銀芽,道:「芽菜有臭青味啊。」

我連忙說:「可能是這批質素不好吧。」這些芽菜當日早上買的,為免出水,回家後放進雪櫃了,應該沒太大問題吧。

老豆繼續旁敲側擊:「你先爆蒜頭嗎?」我點頭。

「倒了芽菜再放葱嗎?」我再點頭。

他搖頭嘆息說:「先要放葱啊。」

想令芽菜更好吃,大火快炒的時候,添少許魚露、鹽及糖,直到芽菜呈銀白色撈起便可。放糖的原理和西蘭花相似,用甜味蓋過臭青味。

為免再被挑剔,我趁老媽回家前,把那道葱爆銀芽吃個乾淨。

還是覺得手沖好

以前在大公司上班,每天早上十時有茶點時間,除了喝咖啡粉烹製的咖啡,還可以用咖啡機炮製即磨咖啡。那部咖啡機設打奶泡功能。我為了喝牛奶咖啡,特地買牛奶和拉花壺玩拉花,可惜總是拉得不好。

現在轉了另一家公司上班,轉為喝手沖滴漏咖啡了,品味變得很高尚嗎?節省開支而已。所需用品包括滴漏杯、咖啡粉(超級市場買咖啡豆即磨而成)及濾紙就可以了。喝得講究,或需要壺嘴特別長的水壺,據說水流影響咖啡粉的吸水能力,用它易於控制水量。說穿了,用任何有壺嘴的水壺按合適速度倒水便可,這部分則用拉花壺代替。我慢慢地在乾身的咖啡注入熱水,看著綿綿的泡泡不斷鑽上來,就覺得很舒服。

一個月喝咖啡的成本,頗接近一杯星字頭Latte Granda版本。這樣喝咖啡,無論份量、溫度、成份皆由我掌控。喝慣了,就不想喝街外的咖啡了。

每次經過精品咖啡店,想過買一些寧舍不同的咖啡豆,因為粉狀較容易流失香味,所以我一直買少量咖啡。其實早有打算買磨豆器,這才不會浪費這些咖啡豆。我較喜歡甘香微酸的咖啡,就算配熱牛奶或是不添加任何東西也很好喝。至於熱情的店員提及的果香、堅果味、甘甜等的感覺,抱歉我只能感到些微。留待我很清閒,才親臨店子品嘗吧。

配Chord不求人

學音樂最想彈奏很多歌曲,不過苦無樂譜,於是上網找找看,熱門歌曲多數齊備用,假如找一些沒有派台的歌譜,真的很困難喔。只要懂得配Chord和具備聽力,所有歌也能彈出來。

配chord非常簡單,其實初學者在John Tompson 或Everybody的琴書,已經逐步認識和弦,幾乎每首歌的左手,不斷彈CEG 和BFG這些底音。 Continue reading

在平均律曲集擠出樂趣

女鋼琴演奏家Angela Hewitt 四年來二度來港演出巴赫(J.S Bach)兩套《平均律曲集》(The Well Tempered Clavier Book 1 & 2),它是巴赫最重要的鍵盤作品,採用廿四個調式寫一首前奏曲(Prelude)及賦格曲(Fugue),藉此確立十二平均律的用法,同時展示多聲部的創作手法。這套譽為鋼琴界的「舊約聖經」受萬人推崇,現今卻令無數學生(包括我)放棄彈奏此樂曲,因為不動聽,很難彈,以及沒時間。

巴赫創作這套樂曲的最大目的,就是教學生作曲,人們覺得他厲害,因為他從譜上有意無意插入一些小彩蛋。這些彩蛋大部分把主題改寫,例如第二部C小調賦格後半部,於低音部奏出主題的拍子以倍增重現(Augmentation)。可是它沒法令樂曲動聽之餘,聽眾好難聽得到。縱使我有幾套相關唱片,大多數時間聽古典或浪漫派的好歌,怎會播全套虐待自己吧。

C小調賦格曲的主題
對比原先的主題,旋律音相同,節奏由八分音符變四分音符,十六分音符變八分音符。

現今好少演奏家願意演出整套平均律曲集,一般聽眾難以接受太嚴謹的音樂,我選聽更悶的第二本的一場,開始近乎爆滿,半場休息後整排座位只有我一人。演奏家彈賦格需要高度集中力,她就算彈了千萬次,也沒法保證演出質素。兩日來合共彈九十六首,簡直挑戰體力及智力界限。我買票,就是知道她已第二次在香港進行,相信沒有第三次了。

一般男演奏家如Glenn Gould 或 András Schiff 很著重觸鍵一致及聲部平均,達到最完美的巴羅克風格,刻板。而Angela Hewitt保留這股風格之外,著重句子及節奏的進行,這是她從小學跳舞的緣故,令沉悶的樂曲帶入動力,展然外柔內剛,亦莊亦諧的風格。聽過她的錄音,尤其是Goldberg Variation,她會在重彈的一次突出另一個聲部,從而強調聲部的獨立性。

是次她在港大演出,場地的配套充份發揮她的演奏特色。我坐在樓上最後一行,所有聲部清楚分明,音色圓潤,結尾充滿餘韻,好聽得忍不住睡覺了。

現時我們彈平均律曲集,相信為了考試,我曾用過第一冊的降A大調考ATCL,一般學生彈前奏曲比賦格曲好,可是我是倒轉來,慢板賦格應該是主要原因,其實我對前奏曲沒有想法。相反每一首賦格都是三至四聲部的輪唱,只要跟著它的走勢便彈成了。這天把第二冊曲目由頭聽到尾,我發現巴赫在前奏曲展示一次結構大演變,C 大調和c小調仍保留Book 1特色,都是一些輕鬆小曲,直到D大調開始把樂曲結構擴大,由二段式變三段式,每段要求彈重覆,模樣和古典時期作曲家常用的奏鳴曲式很相似。此外巴赫不想把前奏曲當成賦格曲的熱身,旋律線條增加,題材豐富促進欣賞價值,可是此舉把難度大大提高,和賦格曲不相伯仲。

《平均律曲集》雖沉悶,但也有動聽的作品(Prelude及Fugue皆好聽),以下是我的最愛:

Book 1:C大調、C小調、升C大調、G小調、降A大調、A小調(超巨型的Fugue)

Book 2:C大調、C小調、D大調、升F大調、G小調

日常聽《平均律》都是用鋼琴或古鍵琴彈奏之外,原來用弦樂合奏也很動聽。

//youtu.be/RHu9H1wZI-E

紅色的G大調

大調是音樂第一個調式,由低至高音順序為do、 re、mi、 fa、 so、 la、 ti,最後是高一級do。

在鋼琴上只用白鍵,把C音當成do音,順序向右彈,便能正確彈奏do、 re、mi、 fa、 so、 la、 ti。

若由G音開始,可以用白鍵彈奏嗎?去到ti音(F)好像怪怪,不如試下彈它右邊的黑鍵,即F#音,那就順暢了。這就是G大調了。

接著試試由D開始

由於用升號(sharp) 把一些怪怪的音升高,務求奏出do、 re、mi、 fa、 so、 la、 ti的大調音階所以我們用升號在五線譜上標示G、D、 A、 E、 B和F# 的大調了。

最近綠色和平的宣傳片,有一群中小學生唱Shine的《燕尾蝶》,原唱Shine 用G 大調唱,

<iframe width=”560″ height=”315″ src=”https://www.youtube.com/embed/v_ecxtlzrPA” frameborder=”0″ allow=”autoplay; encrypted-media” allowfullscreen></iframe>

聽聽學生們唱法,怎麼音調和原唱有點不同呢?

<iframe width=”560″ height=”315″ src=”https://www.youtube.com/embed/4t17Z7WlU7c” frameborder=”0″ allow=”autoplay; encrypted-media” allowfullscreen></iframe>

原來他們用D 大調啊

歌手翻唱歌曲經常改變調式,希望聽眾和原唱者區分,展示另一種闡釋,同時也有技術考慮。全首歌最高音是「繁華像幅廣告畫」的「畫」字,若用G大調唱,就要唱高音G (G5),超過一般男生的音域,降為D 調只是高音D,一般人也能應付。

Shine 唱得陽光和暖,中小學生唱得純真柔和。這令我聯想到,紅色的G大調,以及紫色的D 大調。

山竹的風球

今日是我第一次不在父母身邊度過的颱風日,沒想到第一次迎接的,竟是最高級別的十號風球。

深知這颱風不是省油的燈,不清楚家裡的承受能力,未掛三號風球做好防風措施。就算幾日前買了餸菜,昨天也走了一轉街市補買一點蔬菜,原來它漲價一倍了。

除了蔬菜之外,皺紋膠紙也炒貴價,看見文具鋪一卷起價30元一卷。幸好好久以前搬屋買過一卷……

夜半掛起八號風球,家裡還撐得住,直到早上掛起十號風球,開始受考驗了,窗邊開始滲水,暴風不斷拍打玻璃,緊閉的窗戶可以被吹開,驚心場面教人害怕。連忙把毛巾塞入窗邊和冷氣邊,頻密地扭乾毛巾,拖延滲水的速度。

現在只想快點除下風球,可是展開另一個問題,明天怎樣乘車上班好呢?

再見超時代巴士

九巴的超時代巴士,陪伴我十七個寒暑。它大部分在屯門、元朗和天水圍區行走,它擁有劃時代尖端設計,例如上層車頭的一大幅車窗,令前座的乘客擁有寬闊的視野,不過巴士停車,車身震過貓王,本來我睡得正甜被震醒。

我住天水圍,總會乘搭265M和265B兩條路線,十幾年來兩條路線都是用這款巴士行走。無論背著背包上學,直到提著公事包上班,總會坐到它,所以留下很多又悲又喜的回憶。

某天,其中一輛同款巴士在屯門公路高處墮下,釀成嚴重傷亡,恰巧是經常乘坐的路線,於是每逢乘坐巴士,經過這裡也提心吊膽。過了良久,我放工乘車回家途中,接受報章訪問回顧事件。還有,我在下層後排,展開過一段霧非霧的巴士情緣。

每一次我離開熟悉的生活圈,伴隨著的巴士,無論是路線還是車型,隨即消失去了,因此趁所有超時代巴士退役前,要拍下一兩張留念。

在一般人眼中,一輛巴士算不上什麼,只要有位睡覺和玩手機便可;在我心目中,巴士的聲音,速度,乘坐感,卻是獨一無二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