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江危城

這是很難過的一天。

心裡惋惜,又充滿悲憤。

能力和時間所限,今日不能抽空散步,我惟有用其它方法幫助對方。縱使以卵擊石,但藉著行動相信它的未來。

錢可以再搵,縱使不合,仍有留人處。

玩樂可以遲D享受,它不是必須的,這項不能,仍有很多方法得到快樂。

自由必須及早爭取的,特別在這個時候。

這是我留給下一代的一本書。當你長大後,在那刻社會氣氛下,或許覺得我們戇居,不過至少知道我們曾經對香港充滿熱愛。

我想將來可能有《七月危城》,《八月危城》,但衷心絕不希望出現《九月危城》。

眾新聞記者大時代紀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