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見超時代巴士

九巴的超時代巴士,陪伴我十七個寒暑。它大部分在屯門、元朗和天水圍區行走,它擁有劃時代尖端設計,例如上層車頭的一大幅車窗,令前座的乘客擁有寬闊的視野,不過巴士停車,車身震過貓王,本來我睡得正甜被震醒。

我住天水圍,總會乘搭265M和265B兩條路線,十幾年來兩條路線都是用這款巴士行走。無論背著背包上學,直到提著公事包上班,總會坐到它,所以留下很多又悲又喜的回憶。

某天,其中一輛同款巴士在屯門公路高處墮下,釀成嚴重傷亡,恰巧是經常乘坐的路線,於是每逢乘坐巴士,經過這裡也提心吊膽。過了良久,我放工乘車回家途中,接受報章訪問回顧事件。還有,我在下層後排,展開過一段霧非霧的巴士情緣。

每一次我離開熟悉的生活圈,伴隨著的巴士,無論是路線還是車型,隨即消失去了,因此趁所有超時代巴士退役前,要拍下一兩張留念。

在一般人眼中,一輛巴士算不上什麼,只要有位睡覺和玩手機便可;在我心目中,巴士的聲音,速度,乘坐感,卻是獨一無二的。

一場巴士的意外

我沒法避免交通意外,就算乘搭巴士很安全,也沒法阻止魯莽司機來襲。意外過後,面對死傷不幸和痛苦,但原因真的容易用政策解決嗎?

我每日早上搭巴士到機場上班為例,一程車約需個半小時,日常面對塞車位有三個:出天水圍上元朗公路、汀九橋,以及長青公路落青馬橋。當中汀九橋最慘烈,萬一有意外壞車云云,勢必倒塞大欖隧道,最快約花半小時通過塞車位。我想不透汀九橋撞車的原因,常見相撞的位置不是切入支路而是直路,相信是司機越線出事。

一塞車增加了行程,單是汀九橋花了半小時,連同燈位和停車時間,司機失去一小時休息時間。假如他按規定必須休息,原定班次被迫延遲,乘客等不到巴士,自然投訴巴士公司。為免公司被投訴,休息不足的司機勉強駕車,為了追回休息時間,可能走得快一點,每天這樣度過了,沒事最好,有事則怒插司機和巴士公司。

司機工作態度、人工、工作環境,可能是導致交通意外的原因,難道引入外勞能解決所有問題嗎?政府和企業將問題想得太簡單的。安排更多司機,也沒法解決塞車帶來的問題。

政府面對人口增加,發展新市鎮,令我們越搬越遠,可是居住市鎮沒有足夠和合適的就業,導致我們每天長途跋涉上班,交通需求增加,導致問題浮現。這是高樓價引起的嗎?應該是政府幾十年來的規劃失當。

現在我認命了,相信走出圍城才有合適自己的工作。遇到塞車,沒再怨人怨地,已經習慣,反正行程包括塞車的時間,早點到便在外面吃早餐,遇到塞車,則在車上小睡片刻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