終於決定打針

打針的決定,其實由研發開始產生,沒想到這個簡單決定,引起很多深思的地方。現時打了針仍有感染風險,不打針卻慢慢剝奪權利。我們防疫已有年半,一直相安無事,我們是幸運嗎?還有必要打針嗎?

驅使我打針的最大原因,不是公司規定,而是現今沒有另外方法預防感染新冠肺炎病毒,而且未有兒童疫苗。既然我長期在高風險地區做鍵盤戰士,不如自己先走一步保護家人。

打針過程沒什麼大不了,最令人卻步的,包括特首阿媽教仔式的訓話,以及副作用。

我事前做足準備功夫,身體狀況自己知自己事,有需要可以做身體檢查。嚴重副作用帶來的事情,就讓保險承擔。

前天我接種第二劑疫苗,過後針口和第一針一樣有痺痛,間中骨骼和頭有一點痛,狀況很像初起的感冒。為免引起發燒,還是向公司請假休息。直到現在竟然沒有發燒,痺痛減輕了,算是幸運的。

這一天,我們未能確定疫苗效力捱過明年,打了針或機會感染Delta病毒,Delta又發展成另外一款病毒呢,還可能要打第三支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