疫情下的情與義

武漢肺炎之下,最難接受的是不是處理衛生問題,而是出現太多兩難局面,令雙方出現爭拗,導致關係破裂,情況比反送中721831還要嚴重。這些情況在職場出現都算啦,不過親人之間發生真係唔知點算好。每次決定都係無比艱難,因為我不能繼續做一個樂觀的人,必須考慮好多,最壞嘅就要靠自己,所以日日祈求有第三者介入調停。

閱讀更多

我家有女初長成

靜候多時,我的女兒豚豚在聖誕夜出世了。

顧慮屯門醫院婦產科嘅黑歷史,曾經考慮用另類方法在其它公立醫院落簿,或是比錢到私家醫院生仔。不過最後都係㨂番佢,我家就在醫院附近,太太住院期間步行便可。

閱讀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