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個寒風凛烈,愁雲慘霧的晚上,我站在起點,等待敎練發號施令。別人穿著背心短褲神態自若,我穿著長衫長褲卻抖震不已 … 閱讀更多